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活色生香强暴
活色生香强暴
叶花已经被武斗控制住了,她在也没有反抗的余力了,无论从身体到思想。一片混乱,一片迷茫,叶花被武斗抚摸的渐渐失去了自己。她只感到自己的体内流淌着滚烫的热流。使她全顺激荡,浑身酥软,像一个粘糕似的毡在武斗的身上。就在武斗想要对她为所欲为的时候,叶花提出了要求,让武斗把她的老公从井下掉上来,这个对于武斗太简单不过的小事情,却一直困扰着叶花的生活,有许多事对于某个人却是天大的事情,但对于有能力的人却是一菜一碟。也许这个要求是叶花的最后的着羞布,即使她不说出这个要求,她还能跑出武斗的手掌吗?面对强大的武斗,她还能保住贞操吗?简直是天方夜潭。这是为了掩饰自己不那么的廉价,最起码还有价格。不能成废品。所以叶花提出她老公是她的最后的砝码。“就这个要求?”武斗莞尔一笑。说。“明天就给你办。”叶花不再吱声了,她还能说什么?在武斗的怀里不在动了。武斗将她抱进了里屋。然后把她扔在床上。叶花倒在床上不不知所措的望着武斗。武斗一脸淫荡的向她扑了过去。叶花像个遇上狼的羔羊一样,无处藏身,浑身瑟瑟发抖的等待着他的袭击。“叶花,你太美了,尤其在床上,你更美。”武斗趴在叶花的身边。伸手去摸她饱满的身体。感受到那么的美妙。美好的手感带来了全身的通泰。“你别奉承我了。”叶花说。“武矿长,你是不是跟每个女人都这样?”“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是喜欢你,才这样的。”武斗摸到了她的乳罩,乳罩的硬度档着他的手,使他的手感特别的好。他并不去解她的乳罩,而是把手直接伸进她的乳罩里,手里立即就冲塞了她的整个乳房,是那么的丰沛。柔软。叶花扭动着身子半推不就,武斗趁机就把她的绿色的群子撩了起来。叶花雪白晶莹的肌肤裸露出来,整个细腻的肌肤上,只有绿色的乳罩和内裤将重用的部位罩了起来。虽然见不到叶花神秘的部位,但乳罩和内裤在她那饱满的身体上依然性感打眼。叶花美丽的性感的肉体强烈的刺激着武斗的欲望。使武斗矗起男性的阳刚。他将叶花压在身下。用手使劲的撕扯着她的乳罩。“你慢点,弄疼了我,而且你把乳罩撕怀了。”叶还抱怨的说。“一个乳罩多大个肾啊。坏了给你买新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武斗依然撕掣着叶花的乳罩,叶花不再抗议了,任凭他撕扯。武斗终于把乳罩带撕掣断了。一对硕大饱满雪白的乳房喷薄而出,像美丽的玉一样的晶莹碧透,使武斗的欲望更加膨胀起来,他慌忙的扯去叶花的内裤,不等她进入前奏就放了进去,叶花似乎疼痛的呻吟起来。武斗很亢奋,其实男人都喜欢施暴。而且被施暴方越痛苦,似乎越快乐,而女人往往在他们施暴中得到快感。武斗酣畅淋漓的做了起来。对于叶花的痛苦不管不顾。叶花在经历了阵痛之后,也有了快感,她欢快的投入了这种兴趣之中。他俩做得忘了日月,忘记可所有,天下太平,做到本道,武斗突然停了下来。这使叶花莫名其妙。她怔怔的望着武斗,武斗出她的身体里出来,这更加深了叶花的疑虑了。武斗下地了,叶花更加莫名其妙的望着他,他打开了影碟机。将一个A级片放了进去。然后对叶花说。“这个东西你一定没看过。”“啥东西?”叶花不解的问。“你看了就知道了。”武斗说。这时电视画面出现了英文字目。叶花盯着电视屏幕,说:“这有啥啊?”“你慢慢的看。”武斗说。电视画面出现一个金发女郎,无论身材到脸蛋都非常的飘零性感,女郎穿了一条红色的丝裙。正在打电话,具体在电话里说啥他俩听不懂,说的都是英文。过了一会儿,门铃响了,女郎慌忙去开门。进来两位体态强壮的男人,男人一白一黑,白的男人也是一头金发,黑的男人十分丑陋。俩个男人同时像女人走了过来,他们毫不羞涩的扒女人的裙子,而女人十分顺从的等待着他扒甚至帮着他们扒,很快女人一丝不挂了,俩个男人也开始脱衣服,他们硕大的那个东西,吓得叶花面红耳赤。心惊肉跳,“这是啥东西,他们咋这样啊。”叶花气喘如牛的问。“这是录象,外国人拍的,”武斗解释着说。“他们趴完这个还咋见人啊,我想这样的片子全世界都看到了。他们怎样面对他们的子女啊。”叶花担心的问。“他们不在乎这些的,主要是为了挣钱。”武斗说。这时他们耳畔响起女人的呻吟声,叶花抬起头来,那个黑男人正在女人那儿亲吻,弄得女人像杀猪一样的嚎叫,这种叫声使叶花毛骨悚然,心惊肉跳,心想他们咋这样呢?这是人吗,简直就是牲口。“好吗?”武斗知道叶花燃起了欲望。故意试探的问。此时他们依然赤裸着身子,叶花体内涌起了波涛。“缺德,看这个干啥,这不是人的生活。”叶花娇嗔的说。武斗将手放在叶花的双腿之间,也学着录象抚弄起来,叶花的身体渐渐的就软了,像一滩泥。没有就力度。录象的刺激使叶花这位良家妇女浑身酥软。似乎有一股电流通过全身,使他战栗。惊悚。这时电视里的女人撅起了屁股,男人们像牲口似的从后面跟女人交媾了起来。电视里响起淫声浪语,强烈的刺激着叶花,再刚强的女人也架不住这种诱惑,这种来自人们欲望本身的诱惑。武斗看到时机已到,便也学着录象上的男女从后面进入叶花的体内,叶花哼唧着说。“你也是牲口啊,咋这么弄?”“这叫享受低级欲望。”武斗喘息如牛的说。“我就喜欢这个体位,舒服过瘾。”“没见过像你这么流氓的。”叶花撅着屁股娇喘着。“还矿长呢?这样的流氓。”“矿长咋的了。矿长就不是人了。也有七情六欲。”武斗恬不知耻的说。“我说不过你。”叶花向他身上靠了靠,武斗感到非常的舒服。“你真是个尤物。”武斗赞叹着道。同时他剧烈的动弹起来。叶花发出情不自禁的惊呼“你真好。你是我玩过的女人最有趣的一个。”叶花听他这么一说,突然来气了,她往下一趴,武斗就从她如潮水一样的身体出来了,武斗正做到兴头上,突然失去了目标,这使武斗非常沮丧。“咋的了?”武斗不解的问。“你说的是人话吗?你就这么看我,我不让你了。”叶花往身上穿着裙子,一张花容月貌的脸嘟着。武斗看出来了,叶花是真的生气了。他忙笑着说。“我不是跟你开玩笑吗?你咋当真了。”武斗凑了过来,又去扒她的裙子,叶花使劲的推搡着。把脸别了过去。“你说的是心里话,你根本不把我们女人当人。”叶花不依不饶的说。这时电视里女人的呻吟声越来越高亢。似乎要把嗓子喊破。这种声音强烈的刺激着叶花,她的体内又一次泛起了涟漪。她的心又动了。“好了。别生气了。”武斗抱住了她,她感受到武斗强烈的气息正在向她的颈项吹来,使她春心荡漾。浑身燥热。“我不是随便的女人。这个你知道,你咋能把我跟那些不值钱的女人比呢?”叶花依然沉着脸说。虽然是沉着脸,但她却更加妩媚动人。“好了,你值钱,你是金子,我的宝贝。”武斗的手抓住她那对饱满的乳房,揉搓了起来。同时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使武斗浑身一震。一股力量正在通过他男性的神经,使他勃了起来,他喘息如牛,血脉贲张的撩起她的裙子,粗暴的将她压在身下,而不是让她撅起,用他的大腿分开她的大腿,在他分她的大腿时,她是拒绝着,她的大腿使劲的并拢着,似乎不让他得逞,然而她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就被他的大腿的力量所击垮了。叶花不在坚持了,也是她坚持不了,她的大腿无奈的被强大的力量所征服,她乖乖的身不由己的霹开大腿,迎接着她不喜欢的勇士们。她像一个被强暴的女人,在他的跨下,经历着枪林弹雨。狂风暴雨。陈雨如愿以尝的从井下调了上来,武斗让他到了机关做工会工作,这使陈雨大喜过望,他没有想到,他到了地面一下子就进了机关,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他其实只是想让老婆把他调到地面上干活就行,无论干啥活都行。他实在不愿意在井下干了。没有想到,他的命里有这么大的福分,可是他不知道,因为他能调转工作,他老婆叶花经受了怎样的蹂躏啊,这是他想都想不到的。“老婆,你真伟大。”晚饭过后,叶花跟陈雨躺在被窝里。陈雨赞扬着说。“你不但把我从井下弄到地面来,而且还直接把我调到机关里来,当上了干部,这很不简单。”叶花并不因为他的赞扬而高兴。依然寡着脸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咋的了老婆。你今天不高兴。”陈雨搂住叶花在她的乳房上抚摸了起来。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是,我有点累了。”叶花不耐烦的拿开了陈雨的手,陈雨又恬不知耻的伸了过来。“我来安抚安抚你。”“去。一边凉快去。”叶花扭着身子说。叶花这种动作似乎在招惹着陈雨。陈雨的下身像旗杆似的矗立起来,十分硬朗。真正的男人标志。陈雨欲火难耐。他怎能放过叶花呢。不管不顾的把叶花拉了过来,跨马上去,就要云雨一番,被叶花推了一把,说,“你们男人咋都这德行啊?”你们男人,这句话使陈雨产生了疑虑。“咋的,你还有其他男人?”陈雨不解的问。“你啥意思?”叶花问。“刚才你说的,你们男人咋都这样啊,如果你没有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咋知道男人都这样呢?”陈雨问。“你咋竟钻空子,你咋不把你老婆往好处想啊。”叶花有些生气的说。“汗,你个自私的家伙。”“你不要做对不起我的事好吗?”陈雨可怜巴巴的说。“你说那去了。”叶花白了他一眼。说。“你说的越来越离谱了。”“我是喜欢你,才这样小心翼翼的。”陈雨摸着她的乳房。深情款款的说。“叶花,你真的不要背叛我好吗?”叶花不语,她心事重重的望着陈雨。陈雨的手向她下身摸了过去,在她那里十分温暖的抚摸着,使叶花感到温暖和熨帖。她激动的向他打开身体,使陈雨没费吹灰之力的进入,他们做得十分火热,十分投入,最后像刚刚长跑过的运动员一样,喘息着,瘫了下去。武斗把电话打到计划生育办公室,找叶花,张主任告诉他叶花没有来,可能是病了,武斗经过了他跟叶花的消魂,便更加想着叶花,现在他没有啥事,想把叶花找来,继续的做爱或着交媾。可是叶花没有来,她咋的了,这使他心里划着魂,昨天她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他想去看看她,因为他毕竟跟她做了一回,他便把电话又给计划生育打了过去。“张主任吗?我是武斗,”电话接通后,武斗自报家门。“你好,武矿长,你有啥吩咐?”张主任热情的问。“叶花的手机号码是多些?”武斗毫不避讳,开门见山的问。“139……”张主任报了叶寒鸦的电话号码,武斗撂下了点话,又拿了起来,按照张主任给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电话里的彩铃响了本天,叶花没有接电话,武斗就有点着急。他想也许叶花不会接这个,陌生的电话,就在他持怀疑态度的时候,叶花接了电话,这使武斗柳暗花明了起来。“喂,你好。那位啊?”叶花问“我,武斗,叶花你咋没上班啊。”武斗问。“是不是你身体不舒服?”叶花听出武斗的声音浑身一惊,她想武斗咋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这使她感到非常的以外,其实叶花并没有病,是因为阼天她跟老公做的太猛了,所以早晨起来后,等老公走了以后,自己又睡了过回笼觉。没承想睡带日上三竿,如果不是她手机响了。她还在睡,武斗的电话使她有点发蒙。一时没摸到头脑。“你家在那个小区,我正在向你家的方向走呢。”武斗的声音通过电话传了过来,这使叶花非常恐惧,她忙说。“你别来。”“咋的,不欢迎我,我是关心你,来看望你,”武斗依然说。“我想你不会拒绝我的好意的吧?”“我没病,你不要过来。”叶花有点急了。她慌忙从床上下来,想去洗脸,可是手里还拿着手机。她急的不知如何是好。“你咋跟领导这么说话啊。我去看你是我的职责,你应该欢迎才是。”武斗不依不饶的说。“快告诉我你家在那。不然我就兴师动众的把你从你家弄出来。”叶花心想咋遇上了这么一位难缠的领导。看来不告诉他地址是不行了。于是叶花告诉了武斗的地址,便放下手机,慌忙的去洗蔌化妆了起来,女人最害怕就是不花妆。就在叶花匆匆忙忙的化完妆,门铃声就响了,叶花的心砰砰的直跳。紧张得到了无以复加地部。她慌张的打开房门,武斗满脸微笑的出现在她面前。她刚想说你好武矿长,她还没有说出口,武斗就抱住了她,她像一个棉花似的瘫软在他身上。武斗毫不客气的将她抱进她家的卧室。她身上刚刚喷的香水味使武斗更加亢奋,他的下身情不自禁的耸立了起来。武斗将她扔在她家的床上,武斗似乎对这里并不陌生,很快就把她压在身下,扯去她的衣裙粗暴的做了起来。就在他们如火如荼的欢快的做着时。突然传来钥匙进入锁道的声音,这种声音使他们很惊恐。其实武斗也不知道他进屋就跟叶花做在一起了,他为啥连她家都不熟悉就做了起来。只是因为冲动吗?他自己问自己。然而就在他们有点发蒙时,叶花的老公陈雨走进了卧室,当他看到赤身裸体的他们,惊讶的张大了嘴。第151章 用钱砸死你武斗有点太放肆了,他简直就把叶花的家当成他自己的家,进来很突然的就将叶花抱进了叶花家的卧室里。虽然叶花在不停的挣扎,可是她还是力不从心。最后不得不被武斗骑在胯下,做这种事不能有开头,有了开头就收不住了。叶花也是如此虽然她的心理是抗拒的,认为这么做很不道德,很不好,可是她的身体还是对他的诱惑持欢迎的态度的。就在武斗进入了叶花的身体五拘无束的时候,他听到了开门声,同时叶花也听到了开门声。他俩刚想起来,但是已经不赶趟了,叶花的老公走了进来。叶花的老公陈雨被调到工会做干事。他来到单位很高兴,新换的工作环境,并且工作清闲使陈雨十分高兴。他想在这里勤勤恳恳的工作。然而,由于早晨出门着急,他忘带了手机,这使他的新不塌实起来了,工作时有些坐立不安,正好主席让陈雨出去寄信,陈雨顺路就回家来取手机了,当他打开房门,却看到鞋架上放着一双男式的高档皮鞋,这使他一惊。家里咋会有男人,而且他发现老婆叶花经常穿的那几双高跟鞋依然在鞋架上,这使他的心竟长了起来,心砰仆人能够的直跳。他向房间里走去,在书房里他没有发现有人,这时候他听到了一种异样的声音,这种声音即熟悉又陌生,这种声音来源于卧室,他向卧室里走了过去。当陈雨推开卧室的房门。他更加惊呆了,叶花正赤身裸体的跟一位陌生的男人纠葛在一起,这使陈雨勃然大怒。“你们这是干上啥。”陈雨冲到床上就去薅武斗。被叶花给拦住了。说。“这是武矿长,你的工作的事是他给你办的。”“啥?”陈雨惊讶的楞在那里。问,“他是武矿长?”武斗从容的穿上衣服。说。“是啊。”“武矿长多啥,武矿长就可以随便睡别人的老婆吗?”陈雨不依不饶的说。“咱们好好说道说说。”叶花边穿裙子边说,“有啥说的。武矿长,你走吧。”“好吧,”武矿长想借坡下驴的走了。“等等。”陈雨喊住了武斗。“事情还没解决呢,你不能走。”武斗楞住了,心向遇上了讹人的了,便故做轻松的说。“那好,啥事你就说吧?”武斗装出一副洗恭听的样子。“你不能就这么白睡了我的女人。”陈雨说。“那你想咋办,是你女人愿意的,你到那也告不赢。”武斗很无赖的说。“那也不能便宜了你。”陈雨愤怒的说。“急眼,我打你。”“嗨,你小子他妈的来能耐了?”武斗说。“我告诉你,我可不是好惹的。我以前也是个啥也不怕的主,也这套在我这吃不消。”陈雨蒙了,咋的睡了别人的老婆,他还理直气壮了起来。真是的。“陈雨,你让武矿长走,有啥事你跟我说。”叶花他们把事情弄大。便劝着说。“你想要多少钱吧?”武斗有点不耐烦的说。“谁说要钱了,这件事是用钱可以解决的吗?”陈雨感到非常窝囊和郁闷。他真想打武矿长一顿,可是他是矿长,而且真的打起来他又不一定是武斗的对手,因为刚才他跟武斗的较量中,看出武斗对于打架很在行。他对武斗还真有点无可奈何起来。“不是钱是啥,”武斗白了他一眼,说,“这样吧,明天我给你十万,你小子最好不要跟我斗你知道吗?我能用钱砸死你,你信不信?”“武矿长,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叶花忙说,“你先回去吧。”陈雨不再吱声了,他知道无论他在那方面都不是武矿长的对手。只要沉默不语了。现在那有穷人跟富人斗的。斗也斗不起,这一点陈雨是有自知之明的,因为他知道,现在有钱的人想跟你做对,找几个人就把你收拾了,跟本不用他们出面。武斗气咻咻的走了。“你咋干这种不要脸的事?”武斗走了以后,陈雨跟叶花发火的说。“你咋就那么下贱啊?”“你老婆被你欺负,你到跟我来能耐了,这一切还不多是为了你,你现在能有这么舒心的工作,要不是这样,你能得来吗?”叶花针锋相对的说。“如果不是这样,你还得下井采煤,过着脑袋别在裤带上的日子。你还好意思质问我。真是,我最烦你这样没有能力的男人,挣不到大钱,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还是啥男人啊。”陈雨被叶花抢白的无言以待。他尴尬的低下了头。彭川卫跟花娟在网上聊得非常好。这对在生活中是对手的人,在网上却能很融洽的在一起聊天,真是一件奇怪的事。其实彭川卫跟叶花聊天。只有彭川卫知道对方是花娟,而花娟则不知道对方是彭川卫,如果花娟知道,她绝对不会跟彭川卫聊天的。花娟从心里烦彭川卫。她怎能跟他聊在一起呢?关键的是花娟不知道现在跟她正在聊天的这个名叫狂风的网友就是彭川卫。潮起潮落: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是做啥的?能说吗?花娟的网明叫潮起潮落,现在就用潮起潮落这个名字代表花娟。狂风:做生意的,你那?潮起潮落:啥生意?我在一接企业做白领。狂风:小白,同时他给花娟发过去一个表示惊讶的QQ表情。令人羡慕啊,你的工作。潮起潮落:这有啥羡慕的。你到底是做啥生意的?狂风:拐卖人口的。然后他发了一个狂笑的QQ表情。潮起潮落:是吗,你有这胆量,真看不出啊。狂风说。“你害怕了?”潮起潮落:我有啥可害怕的,你又不拐卖我。狂风:这可没准,也许那一天我把你拐卖了。潮起潮落:那算你的能耐,就怕你没这能耐。我还渴望被拐卖呢,那多刺激啊,体验一下被拐卖的生活。狂风:真的。那我现在就想拐卖你,你敢不敢去赴约。潮起潮落:在那?狂风:今晚六点在凤凰酒楼院里,你敢不敢来?潮起侪落,你过个电话,到时候再说。彭川卫没有想到花娟会答应与他相聚。而且还以绑架这个名誉。看来这个外表平静的女人,内心还是渴望激情的,喜欢刺激的生活,但是花娟管他要电话,把他难住了,因为他的电话号码花娟知道,这不等于告诉花娟他就是彭川卫吗?如果花娟知道他是彭川卫她就不会去赴约。狂风:我这部手机正准备换号,等换了新的号码崽告诉你。好吗?潮起潮落:那行,这个约会取消了,等啥时候你把手机号码给我,我再去。否则别谈。狂风:手机号码这么重要吗?潮起潮落:最起码能体验你是不是有诚意,你连个手机号码都不肯给我,我咋信你啊。还口口声声说你是拐卖人口的,连给个手机号码的胆量都没有,你拐卖谁啊?彭川卫没有想到花娟会这样的狡猾,他本想约花娟出来见面,网友吗?网友见面是普遍的现象。如果花娟真的肯跟他见面。这也许是他对花娟下手的最好的机会。可是花娟要他的手机号码,这使他为难了起来,他忽然来了主意,干脆上街再买一个手机号码,用新买的手机号码花娟一定不知道是他的。于是他对花娟说。我下午把手机号给你。潮起潮落:你愿意给不给,谁稀罕你的手机号。狂风:你生气了?我现在真的没有手机号码。不是我不给你,我这就去办,办回来给你。你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潮起潮落:你不用特意去办,咱们不见面这么聊天也很好。就这么聊吧。狂风:你不是想监视一下我这拐卖人口的人是什么样吗?潮起潮落:刚才有这个冲动,自从你没有了诚意,我改变了主意,现在不想见你了。狂风:为啥?是不是你们女人说变就变?刚才还好好的,咋转眼之间就这样了。潮起潮落:这是对你不真诚的人的一种惩罚。同时花娟给他发了一个女人打哦和男人的QQ表情,旁边还有一行字,让你花心。图片惟妙惟肖,栩栩如生。狂风:你真是个有趣的女人,你的素质一定很高,小白。潮起潮落:你管我叫啥?狂风:小白啊,现在都流向这么叫。这么叫你们这些白领的人很时尚。很很前卫。你喜欢这个称呼吗?潮起潮落:随便,叫啥都无所谓,人的名子只是个称谓。你每天都做干啥?你是不是天天在网上聊天?他们又聊了起来。狂风:差不多,你那,你喜欢上网吗?潮起潮落:当然喜欢。我就天天的泡在网上,白天在单位上网,晚上回家也上网,不上网干啥去?狂风:就是,网络太美妙了,简直就是太好了,它能让天南地北的人们坐在一起聊天,并且可以心与心的沟通。潮起潮落:是啊,我也是正喜欢网络的这种方式,他们能让俩个陌生的聊出火花来,这就是心的力量。心的力量是最强大了,它能让俩个人碰撞出感应,狂风:你跟网友碰撞出过火花吗?潮起潮落;不告诉你,这是秘密。狂风:是吗,只要有秘密的女人,才是最有趣的女人,也是最懂得生活的女人,我很喜欢有秘密的女人,很她们在一起很美妙。潮起潮落。一看你就不是好人,喜欢女人风骚,不喜欢自己老婆风骚对吗?狂风:我是个很时尚的男人,我也希望我老婆开心,只要她高兴,我是不介意的,她可以找男朋友,生活吗,就要有滋有味吗?潮起潮落。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那有男人喜欢自己老婆找情人的?你是不是在我面前冠冕堂皇?狂风:我说的都是我的想法。人生就是几十年,该快乐就得快乐。老婆也是如此,她不是我的物品,她有思想,有她喜欢和爱好,我为什么要束缚她年年忸怩,那样是不道德的。潮起潮落:没想到你的思想这么前卫,谁要是有你这样的老公,那她一定的很幸福,是吗?你爱你老婆吗?狂风:当然爱。爱才让她更幸福,你老公爱你吗?他对你好吗?潮起潮落:不知道,他很忙,几乎不咋在家?狂风:你们经常在一起做吗?还是总这么待着。潮起潮落:做啥?狂风:做爱,做啥,傻了不你。潮起潮落:你咋啥都问啊,汗。狂风:我这是关心你,也是关心你的性福,如果你们长期不在一起做,这里面就有了情况,是个不好的预兆。潮起潮落,有这么严重?她发过来一个惊讶的QQ表情。狂风:当然了,打个比方,如果你老公以前天天要你,突然之间,他以工作忙为理由,经常不回家,即使会家也以自己工作繁忙为由,不跟你做爱,这就有了情况,不在他在外面有了女人,就是他一夜情了。彭川卫的话使花娟一惊。她联想到陶明,她跟陶明有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做了,人民似乎都忘了还有做爱这件事,不像以前,那时候他们天天做,那怕不吃饭他们都要做。陶明会不会在外面有女人了,想到这里她不敢想了。狂风:你咋不说话,是不是说到你的痛处了,你有啥事说出来,我给你分析分析,也许对你有帮助的。潮起潮落。没事,我相信我老公,即使我们不在一起做,他也不会背叛我的,在外面找女人的,再说外面的女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找的。狂风:你不知道,现在到处是娱乐服务,到处都有不值钱的女人,有一次我去洗桑那,有个按摩小姐给我按摩,按着按着,她就摸我的那个东西,她说大哥玩一下,我慌忙说,行了你别祸害我了?潮起潮落;呵呵,打出来这两个字,然后又打出几个字,行了,你别忽悠我了,给我讲故事,唬我无知天真?狂风:真的,我骗你干啥,她那样做是为了挣钱,如果我坚持不住就上了她当了,我跟她如果做了那件事。就会损失我的金钱。她就会心满意足的实现了她的愿望。潮起潮落:这么说,你是个非常小气的男人?狂风:你咋有这个想法,我不是小气的男人,相反我是很豪爽的男人,男人能挣钱就得豪爽,不能挣钱才小气呢,我不喜欢小气的男人,你说我猛小气吗?潮起潮落:这么说。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狂风:你以为我在给你讲故事吗?你真的看住自己的男人,这是让一个男人很容易变坏的的时代,因为外面对于男人的诱惑太大了,简直让你想你都想象不到。花娟被彭川卫的一席话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不过最近陶明越来越回家的次树减少了,他以前说,是忙着公司里的事,等公司开业了就好了,可是公司开业了,他还那么忙,而且比以前更忙了,她问他,他说他在跑贷款的事,无论陶明说啥她都相信他,因为她爱他,就得相信他,现在听了彭才川卫的一番话,使她对陶明的信任有些动摇。潮起潮落:虽然我老公不咋回家,是因为他工作忙,我不相信他会在外面有女人,男人为了干哦番事业都要付出点代价,这一点我相信我老公。狂风:傻女人,女人最大的优点是痴情,最大的缺点也是痴情。我是说服不了你这样的女人,你对你老公的信任的十分的,但我可警告你,有的时候,你的直觉不一定准。潮起潮落:不管准不准,我都坚信我老公不会聘我的。狂风给她发了个QQ表情。OK的图片。武斗自从他与叶花做爱,被叶花的老公陈雨当场抓住,他就觉得非常尴尬,好在叶花的老公很哈派说话,他平安的虎口脱险。但他琢磨着,还是要把叶花的老公给震住,这对他以后跟叶花往来有好处,武斗拎着一个大皮包来到叶花家,叶花和她的老公都在,武斗的到来把叶花和她的老公都吓了一大跳。武斗一声不吭,啪的打开皮箱,一箱子崭新的钱出现在叶花和她老公眼前,叶花和老公同时惊呆了。“这钱是你的了。”武斗拍了拍陈雨的肩膀,“你的女人是我的了,我要用这钱砸死你。”陈雨当时面色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