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主动受辱
主动受辱
自从发生那件事以后,绫还是每天都去上学,但是心却是非常空洞的。除了自己以外,四周围的所有人事物都显得非常有活力生意盎然的。朋友一点也没改变,还是那样的有朝气。学校依旧没变。处处都充满着夏天活力的景色……总感到有些什么阻断自己和周围人事物的连接,每天濛濛懂懂地过日子。放学后马上就回家去,然后关进自己的房间里,每天都是这样地渡过。看到女儿每天都这么早回来,妈妈早苗当然是非常高兴,而绫总是想尽办法地在同学和妈妈早苗的面前努力保持平静,但是虚像和实体却慢慢分裂了……自己也查觉到这点,但绫现在认为即使是发生了什么事在自己身上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心已经拒绝和别人接触了,在心里面产生出空洞,不知道要用什么东西来填补这个空洞。这样的感觉慢慢扩大了,但自己却非常无力,不知该如何是好,下意识中这样的感觉好像和什么绑在一起的情绪慢慢兹长起来,然后纠结在一起……完全没有和淳二见面也已经过了一个月,现在是上一堂课下课的休息时间。准备好了下一堂课的范子看见坐在椅子上发呆的绫,于是便走了过来,说:「喂喂……喂喂……」「……」「小绫!」「什么?」有气无力地回答。「你怎么啦?喂喂,我跟你说喔……」大概是因为话说的太过急了吧,口水从范子的嘴巴里喷了出来。「什么?」「你……你……没有听说过吗?」「听说过什么?」「城岛君和由井里佳订婚了!」「!」胸部感到一阵绞痛。「和她……」那时在图书馆所看到的记忆,虽然是经过了依段很长的时间,但是到了今天还是非常清楚地回忆起来。和那个少女……接下来范子所说的话是一句话也没有听进去。已经是在半发呆状态了。心底的某个角落还是残留着有淳二的影子,还是期待着能够回到刚开始的时候,绫是可以感觉在自己的心里是有这样期待的存在。同时间可以感受到这样的期待是一片片地崩溃瓦解了。「……可是,真的令人不敢相信唷!」「……」「喂喂,小绫……喂喂,你怎么啦?」小绫看起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让范子非常担心地问着。「……嗯嗯,没有……没事的……」绫好半晌才回答了,但是声音却是有气无力,毫无任何生气。「小绫,身体有点不舒服吗?要不要去保健室呢?」范子还是很担心继续的问着。但是现在朋友的担心已经完全到不了绫的心中。她感到血气慢慢地慢慢地往上冲,虽然想站起来,但是却一点力也使不出来。「……身体好像有点不舒服的样子……」「真的,没关系吗?」范子偷偷望着绫的脸问着。「……我先回家了……」就这样地绫手上抱著书包摇摇晃晃离开了教室。「绫,你真的没关系吗?」「嗯……」绫虚弱地回答着了,然后慢步走向教室门口。************毫无生气的绫搭上渡轮回到属于自己的码头。「各位顾客,请下船。」突然传来船员的催促下,吓了一跳的绫随即站了起来,然后迅速地下船了。「小绫……」从停泊在码头边的渔船里传来了叫着正发呆行走的小绫的声音。绫回过头望向声音的来源。声音的主人就是敦。绫眼睛里映照着敦的样貌。看见这个熟习脸孔的瞬间,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中产生出一种和过去对于敦所保持的不同感情。敦像是正在修理船的样子,刚好看见绫走过船边,禁不住地叫了她。只是话一开口后,刹那间敦就觉得糟糕了。从那件事以后,她早已经不曾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过了。敦本身也感到了些许的后悔,因为最后的结局自己还是再次地强奸了她。和绫这样女高中生的年轻肉体性交是充满着禁忌,虽然是品尝到了甘美无比的滋味,可是同时间这又意味着这件事会毁了自己,是有着这样潜在的危机。「如果,小绫跟别人提起这件事的话……」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这就很容易推敲了。好在的是,从那天以后并没有发生什么骚动的事,但敦还是销声匿迹了好几天。他是非常小心谨慎地来处理这件事。绫只是静静地凝视着跟自己说话的敦,但却没有说过任何的话。两个人间的气氛显得非常不比寻常,气压非常沉重。有种钻入死胡同里的感觉……敦的心里慢慢地焦虑起来了,可以知道自己心跳的幅度越来越大了。一种令人坐立难安的焦躁感觉。虽然是仅仅的数秒而已,却感觉上却好像渡过了数个世纪一样。到了最后,沈不下气的敦还是忍不住地下了船,走到绫的面前问说:「发生了什么事吗?」努力保持稳静的语调,敦关心地问着。如果梢一不小心,可能就会刺激到绫。「……」绫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低着头。「是学校……发生了什么事吗?」海风吹袭着水兵服,领巾啪啦啪啦地摇摆着。「……」还是没有回答。敦越来越紧张了,手心里冒出来手汗,是冰冷的手汗。沉默了好长一阵子后,绫终于轻轻地说话了,她说:「……伯父……」「什……什么……」听见绫的声音竟是如此意外的冷静,敦非常吃惊。「带我……到安静的地方去吧!」绫转过头去,一面凝视着海面一面轻声地低语着。绫意外的要求让敦乍听之下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带……小绫到……」绫口中反覆说着这句无力的话语。「那搭船去吧……」「……」对于敦的提议,绫没有回答,只不过还真的跳上了船去,然后坐在船板上。虽然对于绫异常的举动感到不可理解,但绫口中那唯一的话语却还是紧紧地抓住敦的心,反覆的回响着,「带我到……安静的地方去!」「抓稳啰!」说了这句话,敦启动船的引擎,将船驶离码头。光彩夺目的阳光中,敦开着船。今天的海上也是刮着风,灿烂的艳阳高照着。坐在船头的绫眼光中只是凝视着眼前的风景。头发受到海风的吹拂而飘动着。四周围都是船只划破海面引起浪波和引擎轻快的声音。两个人间已经快有十分钟没有任何的交谈了,敦是不知道绫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无话的两人终于来到小岛。从那个时候起,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再来到这里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会把船开到这里来。看见小岛的时候,敦心中感到非常非常的后悔。「在这里自己……」那个时候的那件事情的记忆突然间清楚回忆起来。「强奸了绫,两个人间第一次发生男女关系的地方……」小岛慢慢的变大了,这时划破海面引起浪花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巨大。「我干嘛带她又来到这里……」不安感苛责着敦,但即使是看见小岛,绫的态度还是没有任何变化。两人怀抱着各异的心思,船终于开到码头。敦一方面窥视着她一方面小心地将船停靠在码头边。绫快速地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就往岛上走去,慢慢地迈向那间小屋。「……」绫态度上的骤然转变,敦心中感到非常诧异。他一面看着绫的背影一面连忙将船靠在岸边停好,跟着匆忙地跳下船随着绫的后面也走在斜坡上……忽然吹起了一阵风。因为是森林遮阴的关系,所以即使是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这阵风也是令人感到非常凉爽。绫一句话也没有说地默默向前走着。少女穿水兵服的背影。裙子被风吹地飘动着,可以看见丰满的大腿反射出阳光的白色光芒。敦一面凝视着眼前的的这副光景,一面为了不能解读出她的行动而感到有些动摇。因为是在夏天强大阳光照射下,俩人间是有些距离,眼睛里的少女背影看起来有着摇摆的感觉。不一会儿的功夫,绫终于到达小屋前,打开大门的门闩后,迅速地通过门口走进里面。再过一会儿功夫,敦也跟在后面,进入小屋内了。微暗的小屋里面,因为窗户紧闭的关系,完全不能排除屋内夏天的暑气,因此空气中弥漫着高温。「啊,好热!」像是自言自语似的,敦打开窗户挂上纱窗。绫走进房间里,坐在屋内那扇大开的最大窗户前,从那里静静地看着海面。所有的窗户都被打开了,空气立刻顺畅地流动起来,一下子就吹跑房间里面原本高温的暑气。但,绫还是只是呆呆地坐在窗户前凝视着海面。有时候吹来一阵海风,水兵服的领巾便飘动不已。绫一直保持着沉默。房间里充满着奇妙的沉默。敦心里盘算着该说些什么才好。他拿出手帕擦掉额头上流下来的汗珠。两个人间还是一样没有任何的沟通沉默着,有种像似时间冻结的气氛。大概是经过好长一段的时间吧。无法再保持沉默下去了,敦走向前去,对着一直坐着不动的志乃说:「你怎么啦……小绫?」「……」小绫还是没有回答这句话。敦完全不知道绫在想些什么事。「小绫?」小心地叫唤着,敦从后面更加向前接近小绫,由侧边偷偷地窥视着她的脸色。「!」一直凝视海面的无神眼睛中不断地涌出泪水,顺着脸颊往地面滴落下去。原来绫一直都在无声地哭泣着,泪水流过了脸颊滴到了裙子上,形成一滩滩的泪水污渍。「发生什么事了!」敦惊吓地追问着。「……」没有任何回应,绫慢慢地站了起来。少女典型柑橘香味的体香刺激着男人的鼻腔。手轻轻擦拭掉脸上的泪水后,不说一句话的绫走向微暗房间的深处角落里。敦也不发一语地盯着她看着。房间里面也是充满着夏天恼人的暑气,那里只摆了张万年床。背对着入口,小绫坐下去。「……」吞了口口水,敦继续看着绫。「伯伯……」是小绫无力地呼叫着敦。「我想忘记……」小绫这些虚弱的嘟哝声音已经传不到敦的耳朵里了。好像听到小绫说些什么似的,为了确认这一点,敦走向前去,来到了小绫的面前。小绫塌着肩膀坐着。走近身旁一看,小绫轻轻地弯着身体,手在胸前好像正做些什么事似的。带着纳闷,敦正要进一步偷偷观察的时候……丝拉……是脱下衣服的声音。就这样,无言的绫静静转过头来看着敦。啊!少女水兵服的胸口前已经解开,转过头的她是这副模样……「我好想……忘记一切……」勉勉强强地挤出这句话后,手就放在拉链上,然后轻轻地拉下拉链。丝丝丝丝丝丝……在敦的面前,少女的肌肤和内衣慢慢显露出来。像是受到这副光景吸引般的,敦弯下膝盖跪在少女的面前。在完全拉下拉链之前,少女早就倒卧在他的怀抱之中。身体有种柔软物体倒卧怀中的感触,他失去冷静,鼻子里闻到的是先前闻过好几次的少女甜美体香。绫轻轻地抱着敦说:「请好好的……疼惜……小绫吧……」在敦的胸膛里,像是自言自语,但她的的确确是这样说着。少女特有的甜美体香和这样撩人的台词,瞬间点燃男人的欲火。无话的气氛中,男人伸出双手挟起少女的小脸然后轻轻地往上抬起。手心里有着绫柔软肌肤的触觉,发丝扬起搅动起莫名的洗发精香气直扑鼻腔而来。闭起眼睛的少女,她的脸被抬起来了。微微张开的嘴唇里,可以隐隐约约地看见洁白的牙齿。在没有阳光照射到的房间里,这张嘴唇显得格外的鲜红,然后可以看见嘴唇是湿润无比,散发出无限的诱惑。忍不住的敦将脸上前一送,贪心般地强夺这张柔软的嘴唇。「嗯嗯……嗯嗯……」两张嘴唇结合在一起推挤起来。撬开原本紧闭的嘴巴,舌头就向里面了伸进去,跟着激烈的搅动起来。少女依然默默地承受着男人有点狂野的吻。舌头感受到暖暖滑滑又柔软的口腔,品尝着黏膜甜美的滋味。一面用舌头在少女的口腔里戏弄着,一面又有点粗暴的玩弄着她的头发。两个人激烈地进行着一次长长的湿吻。从连结的两张嘴巴中,不时地泄出啾啾啾啾的淫靡声音,更增添了淫猥的气氛。敦一面继续贪求着绫的嘴唇,手一面慢慢从她的头部到背部来回地抚摸着,轻轻地抱住,将肉体慢慢推倒到棉被上。苗条身材玲珑有致的十八岁女子高中生的肉体,男人是已经品尝过两三次的女肉体,但这次却是由少女主动发起……为什么绫会这样主动诱惑自己呢?现在已经不需要知道了。在眼前少女的肢体是充满着年轻魅力,诱惑人心。更何况,这样美妙的肉体是她的主人自动地奉献上来。男人喜悦的兴奋不由得高高地扬起,他的心焦躁了……敦好不容易地才放开少女的嘴巴,爬起身体,手放在横躺在一旁绫的水兵制服上,一口气地拉下了原本已经快要拉下来的拉链。丝丝丝丝丝丝……接着有点粗暴地扯下领巾上的扣环。啪啪……在脱掉衣服的期间,闭着眼睛的绫一直保持沉默,默默地接受着,她的心中总感到非常空洞空虚,急需别人的抚慰……男人将已经抽出的领巾丢到一旁,然后手放在水兵服肩带上,只见水兵服慢慢地和少女的身体分离了,然后像是抽取似地脱掉上衣。当上衣从手腕中脱掉时,少女雪白的肌肤就暴露出来了。胸前的那两丸丰满的小山丘还是依然躲在胸罩的保护下,男人非常心急地剥开掩盖小山丘的胸罩。丝丝丝丝……衣服发出悲鸣的声音。但是现在已经是顾不得了,迅速地脱掉胸罩,跟着猴速地抓住显露出来的一对小山丘。「啊啊……」粗暴的刺激下,绫一面轻轻仰着头一面叫了一声。手中像似要被乳房黏住了,男人的双手宛如绞碎般地紧抓着乳房。「啊啊……痛……好痛……」受不了这样粗暴的爱抚,绫惨叫出来。但是敦可不管这些,只是不断使劲地粗暴搓揉着柔软的肉丸。少女乳房的每个角落都是那样的柔软,那样的弹性。他尽可能地品尝着涨满年轻的乳房。受到男人强力的爱抚下,少女的身体也开始沸腾出官能的浪波。脑袋中慢慢的泛白了……慢慢的空洞了……然后一切都消失了……受到手指掐弄后不久,乳头开始有了反应,强力地突起着,像是在邀请敦似的。肌肤色的乳头慢慢充血肿大着,硬度也增加了,幻化出血红颜色的色泽。男人非常快乐看见少女身上如此的变化,他不由地感动想着,「已经硬起来了……」这股感动是因为经由自己亲手让这个没有太多性交经验的少女慢慢成熟开花。这样的充实感作用下,满足敦男人的骄傲。敦将脸上前贴近,像似挤碎般地压住少女的乳房。「啊……啊啊……」甜美而难受的麻痹蔓延到全身,少女的两片香唇微张,迷人的呻吟也就飘散出来。男人张开嘴巴,扑天盖地卷向被挤碎乳房,含住小巧迷人的乳头。「喔喔……」强烈的吸吮,不断使劲的吸吮,舌头还不时微微挑动着少女的乳头。「啊啊……啊嗯……」尖锐的麻痹贯穿过了全身,肩膀僵硬了,双手腕紧绷起来。简直就像似强忍着这样的刺激,少女的双手紧紧握住棉被。敦一面强力吸着从吸吮的乳房上飘起甜美的体香,一面转动着舌头爱抚着乳头。「喔喔……嗯嗯……」生起了和刚刚有着微妙不同的感觉,少女的呻吟也开始夹带着有迷人艳妇的韵味。男人更加吸吮着乳头,激烈到快要挤碎的程度。「嗯嗯……啊啊……」少女泄出甜美的呻吟,呼吸也慢慢带有热度了,同时间身体也慢慢涨热起来。过去和淳二以及后来的和敦之间的性交作用下,绫十八岁肉体已经是具有十分的性成熟。已经经验过好几次男性粗暴爱抚经验的女体,在没有任何意念下也认命地接受这次男人的狂野。不!与其说是这样,倒不如说是肉体显示出来的是那非常敏感的本质,具有调教的潜能……手口并用玩弄过乳房一段时间后,敦暂时从绫的身上爬了起来,急速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脱光衣服全裸后的敦顺势走向绫的附近,抱起了已经全身完全无力的绫,搂抱进自己的怀中,接着从后面抱住了她,伸出双手握住了乳房,再度开始使劲地爱抚起来了。「啊啊嗯……嗯嗯……」男人粗造不平的手掌贪婪似地粗暴搓揉着少女的乳房。几近成熟隆起在胸口的那一双乳房向天空坚挺着,仿佛在显示着自我的主张。淳二草率的爱抚技术是无法比上敦巧妙的爱抚技巧,绫乳房的敏感度急速地高涨着。再度开始承受浓厚的爱抚和很快就被点燃的快感火种猛然地爆炸开来。简直就像似男人手心中有着什磨神奇力量似的,窜升起来的性感很快地就令人搔痒难耐,绫只能将手放在男人的手背上,紧紧的抓住了,来承受着这样的波动。但是这一点也不妨害敦的行动,他还是使劲地继续从后面搓揉着乳房,有时候还会用手指头掐捏着已经坚硬突起的乳头。「啊啊……喔喔……」敏感的乳头受到攻击,让绫叫了出来。从少女的脖子中散发出令人心痒痒的女性贺尔蒙甜蜜气味。嘴巴马上就贴在脖子上,开始品尝起发烫肌肤的味道。从脖子到颈部然后再到背部,舌头慢慢地滑动着,舔吮着绫光滑的肌肤。肌肤上有着生暖舌头爬动的感触。简直就像似从舌头上发出电流灌入到被舔吮的部位,马上就感受到甜美难耐的麻痹感。搓揉着丰满山丘的当中,少女的肩膀剧烈地起伏着,然后身体也变得更柔软了。过了不久敦的手离开了绫的乳房然后顺势往下滑去,来到少女还穿在身上的裙子上。解开了腰部上的挂勾,拉下了拉链,之后手就从松开来的裙子中向里面探了进去。绫反射性地合起了双脚,这样的动作下封锁住自己的双脚,但敦的手还是能向还穿着内裤的阴部慢慢前进着。「啊啊……」透过内裤的布料,可以感受到少女下体温暖的体温和柔和阴部隆起的部位以及森林的感触。手心马上盖住这个部分开始搓揉起来。「啊啊……」女性性器官直接受到爱抚,让绫叫了出来。身体忍耐着蜜壶中所生出的浪涛,脚也回到原先的状态,在几次的飞舞中展现出所感受到的性感。敦一面注视着少女身上种种的变化一面忽急忽慢地爱抚着。她的秘部慢慢热起来了,接着慢慢地清楚展现出女性器官……手指贴在已经慢慢开口的花瓣上,然后像似要撬开花瓣似地反覆爱抚着。紧闭的生殖器慢慢转变成可以接受插入的模样……从内裤边缘像蛇一般游走进去,手指突然使劲地撑开微微绽放的花瓣,然后静静地潜入进去,手心紧靠着大阴唇慢慢搓揉着外阴部。另一只手则是贴在乳房上,忽急忽慢地反覆爱抚着。「嗯嗯……嗯嗯……」绫的鼻腔中不时泄出难耐的呻吟,下半身的动作也慢慢的停了下来。就这样承受着敦慢慢搓揉般爱抚下,少女的身体也开始慢慢颤抖起来,上半身已经完全依偎在他的胸膛里了,张开的双脚也放松起来,任由男人调戏着自己的下体。花了很长的时间来爱抚着乳房和性器。在这样浓厚的爱抚下,少女的花瓣慢慢地可以看见有了反应,有点热气冒出来了,也开始湿润起来了。少女的脖子无力地垂挂在男人的肩膀上。「很舒服吧……小绫……」敦一面继续爱抚着一面在绫的耳朵边轻声说着。「……」额头上已经有点汗珠了,紧闭着双眼的绫没有做出回答。只是有时可以看见的表情中很明显地流露出有性感的韵味。「我……再多做好点吧……」手从内裤里面抽了出来,上提到了内裤的上缘,突然再伸进内裤里面。少女的腰部瞬间颤抖了一下,就这样的,手指就埋进了已经完全张开的蜜唇中了,然后向深处插了进去。指尖清晰地感受到少女已经完全湿润的蜜壶和里面柔软的黏膜。「啊啊……」绫察觉到了指尖进入了自己的阴户内了。但是说也奇怪,到了现在却一点厌恶也没有,反而是在无意识中轻轻打开双腿,采取一种方便手指进入的姿势。敦也趁机将手指更往里面探入,像是非常享受这样的感觉似地开始活动起手指头。在手指来回勾弄的当中,从蜜壶的阴道口中大量涌出了爱液。卜滋……卜滋……卜滋……虽然轻微但是可以开始听见从少女的蜜壶中发出淫猥的声音。「已经很湿了……绫!」敦是故意地在绫的耳朵边这样说着。「……」很快就陷入恍惚感的绫模模糊糊地听着男人这样屈辱的话。自己的身体又再度受到玩弄了……对手是……敦!……只是现在的绫却察觉出在第一次受到敦强奸时的感觉,那种被虐待的黑暗喜悦现在又开始燃烧着她的肉体。只不过这次……是自己主动要求献上肉体的……十分明确感应到了,在女人最宝贵最羞耻的部位受到男人手粗暴的爱抚着。被男人玩弄身体所察觉到是残酷的黑暗以及强烈的快感……现在全身受到这样固执似的爱抚,自己已经沉溺在想要抵抗却不得的刺激中了……这样黑暗的喜悦一旦生成就紧紧缠绕住升起抗拒心理的绫,然后慢慢地一点一滴的吞噬掉绫的抵抗。男人的手在下体上随意地玩弄着。这样的玩弄产生出过去没有经验过的强烈羞耻,然后又升起快感了。「啊……啊啊……嗯嗯……」绫身体强忍着会表现出来对于敦爱抚的反应。但和这样成正比的是少女蜜壶中分泌物的量也增加起来,心中涌现的快感又更加深了。「全部……都忘记吧!」敦在绫的耳朵边轻轻地说着。像一重重一叠叠似的,这样的声音在空洞泛白的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逃避的心引诱着自己追求着颓废所带来的性快乐中了。不断感应到男人在自己蜜部玩弄性的爱抚,这样加深的快感带走了一切理智。男人的手指有节奏的爱抚着少女的花瓣。来回刮动着花瓣内外大量而丰润的淫液。没有乌黑沉淀色素的粉红色小阴唇沾满了黏液而益发张开了可爱的小嘴。男人手头上反覆而激烈的爱抚,让内裤四分五裂完全变形了。卜滋……卜滋……卜滋……当男人的手指有节奏地爱抚着少女的性器时,淫靡的声音是更加大声了。可以观察出来不时轻轻摇摆脑袋扭动腰身,少女是做出这样轻微的抵抗。但是这些抵抗现来说却没有什么意义。过了不久敦将手指一口气的从阴道口深深地向里面插了进去。「不……不……不……」蜜壶被深深地刺入让绫叫了出来。黏糊糊黏膜缠绕的感觉。一面品尝着像似会黏人的年轻阴道里的压力,一面来回使劲地在蜜壶中勾动着。其他的手指也沾满了蜜汁,同时贴在已经充血的肉芽上,接着不断摩擦着肉体来刺激着女人的蜜部。「啊啊……嗯嗯……啊……啊啊啊啊……」这当中,更强一波的快感攻击了过来,全身紧绷的绫妖媚似地扭动腰身发出尖锐而短的叫声来回应着,然后这样的间隔逐渐的缩短,身体的颤抖也慢慢的变大。了解到少女的兴奋增高了,敦将节奏也跟着提高趋向激烈。「爽……爽了……爽了吧……」忽快忽慢地攻击着肉芽,慢慢地将绫推向高峰。肩膀上下摆动,少女的绫呼吸紊乱起来,身体颤抖着,鼻腔中传出了勾人的媚音。少女已经蜕变成追求性爱快乐的女人了。「啊……啊啊……啊啊嗯……啊嗯……嗯嗯……」快感的浪波间隔缩短了,脑袋渐渐的泛白了,全身麻痹了。肉体慢慢接近绝顶的高峰。但是就在绝顶的前一刻,敦却停止了爱抚。「啊啊……啊啊……啊啊……」肩膀剧烈上下摆动,气息紊乱的呼出,绫表现出肉体感受到的兴奋。敦把手从已经饱含湿气的内裤中拔出来,停止对于蜜壶的调戏,然后抓着少女的身体面向自己。「现在该我了……」紧抓着已经无法直立的少女,按着她的脑袋,弯曲着她的上半身,将她压向自己的胯下。胯下的肉棒早已经高高耸立着,前面马口中冒出来先走爱液出来,正等待着和十八岁年轻的少女肉体缠绵一番。绫被猛力的按在胯下,男人肉棒上传来的奇怪腥味扑到鼻腔中,但是对于这股气味却没有感到不快。这大概是受到女人本能的牵引吧。就这样的在敦的催促下,绫将脸贴近耸立的肉棒。脉打蠢动中的龟头碰到她的脸蛋,马口中涌现出来的透明黏液黏答答的沾在了绫微微出汗柔软的脸颊上。龟头顺着脸颊慢慢地移往了嘴巴,过了不久终于到达少女的香唇上。滚烫坚硬的龟头触碰到少女嘴唇了!男人龟头上的肉感触……现在有着非常高亢的性兴奋,随着生殖的本能活动着,少女反射性地张开小嘴,然后顺势慢慢向男人的下体沈了下去,将粗大的肉棒吞入口中。嘴巴含进男人肉棒的感觉,直接感受到男人肉体的瞬间,背脊上闪过一阵甘美的麻痹,刚刚一直受到爱抚的蜜壶甚至感受到这根肉棒的滚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