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最美新娘
最美新娘
众人喝酒划拳,新郎频频失败,按约定围着村子跑步,心里有些担心新娘的安全,但转念一想,今天是自己的
新婚夜,又那么多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应该不会有危险,他便放心了。殊不知,这正是他酒肉朋友的计策,等他
一走,新娘的处女即将在自己新婚的洞房被迫奉献给别的男人,而新娘如花似玉的胴体也即将遭遇色狼们的残暴蹂
躏。

他们见新郎已走,于是开始合计怎么对付漂亮的新娘,最后他们编好个理由,说是当地闹洞房的特殊风俗,要
朋友代丈夫检查新娘的身体,他们进入了洞房,后来,新娘无奈,只好脱掉衣服,露出粉红色的乳罩,丰满的乳房
被乳罩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乳头只被遮住了一半。房间里所有的阴茎马上长了至少一寸很快,美丽娇羞的新娘衣
服被扒光,被迫全裸着面对众人他们又编造理由说玩个猜谜游戏,结果新娘没猜对,他们便说要惩罚新娘,要新郎
的好友阿龟和新娘假洞房,新娘只能任他们摆布,当她看到阿龟脱光了走向自己时,才知他要来真的,自己难逃此
劫,她只能盼望奇迹的出现,盼望着丈夫能及时出现,但现实,却是没有奇迹的,她只好让他戴上套子再行房事,
阿龟答道∶「我喜欢真枪实弹。」,新娘说道∶「我没避孕,而且今天是我的危险期┅┅」,阿龟说,我不会射进
去的,大家也轰然到,点到为止,不会越雷池的,接着,阿龟便提着他那巨大的龟头,对准了新娘的阴户,把新娘
那两片已相当湿润的阴唇顶开来,噗吱一声,半根粗大的肉棒,已插进了新娘的阴道内了。这时,众人长长呼了一
口气!新娘保持了二十年的贞节,原本准备在今夜将冰清玉洁的完美娇躯完全交给爱郎,如今却被阿龟这淫虫无情
的夺去了,新娘的一声破瓜娇啼,由此正式拉开了长达数小时的性爱大战的序幕。

阿龟的阴茎不仅长,而且不可思议的粗。阿龟的尺寸平时绝对不是新娘紧紧的阴道所能承受的,阿龟一寸一寸
的进入新娘的身体,让她的阴道有足够的时间适应,最後新娘总算用自己的爱液把阿龟整个给润滑了,阿龟深深地
进入新娘紧窄幽深的体内抽动起来,在柔嫩湿滑的阴道壁蠕动夹磨中,近十八公分长的粗阳具已经整根插入了她紧
蜜的阴道。众人看着美貌动人新娘让人插了,好刺激,阴茎硬的受不了了!新娘娇羞无限地发现那根完全充实、胀
满着她紧窄阴道的巨大肉棒越来越深入她的阴道肉壁一阵火热销魂的耸动之后,她下身越来越湿润、濡滑,她迷醉
在那一阵阵强烈至极的插入、抽出所带来的销魂快感中,并随着他的每一下进入、退出低声呻吟着,玉女芳心中仅
剩下一阵阵的羞涩、迷醉,随着他越来越狂野、深入地抽动逐渐消失了,新娘渐渐为他羞羞答答地绽放开每一分神
密的「玉壁花肌」,他的肉棒狂野地分开新娘柔柔紧闭的娇嫩无比的阴唇,硕大浑圆的滚烫龟头粗暴地挤进她娇小
紧窄的阴道口,粗如儿臂的巨硕阳具分开阴道膣壁内的粘膜嫩肉,深深地刺入那火热幽暗的狭小阴道内。粗硕滚烫
的浑圆龟头竟然刺入了她那含羞绽放的娇嫩「花蕊」——子宫口,龟头顶端的马眼刚好抵触在圣洁美丽的她下身最
深处的「花芯」上,「啊」,一声羞答答的娇啼,新娘经不住那强烈的刺激,一阵急促的娇啼狂喘,一下,两下一
百下,三百下,旁边的人都看呆了,一抽一插算一个回合,阿龟一口气就猴急的干了三百多个回合,时间才刚刚用
了5 分钟,阿龟是个混混,平时大多数只有手淫解决,偶尔去找个鸡,但多是些残花败柳,没什么感觉,没想到这
实际和新娘的性交,带来的快感绝对不是手淫所能比的,阿龟不想匆匆结束,这样极品的女人一定要好好品位,遂
放慢了频率,改为长抽慢插,插入时的那种层层剥开的消魂感觉,简直是妙不可言,就象你慢慢的品尝一棵嫩草莓,
阿龟不禁感叹,愿不得有本事的男人都想占有更多女人,甚至不惜贪污犯罪,原来都是为了享受这种消魂的女人啊!
这种肉紧的抽插不知不觉就已经进行了二十分钟了,再看的洞房中,新娘正以最羞愧的观音坐莲姿势遭受男人的奸
污,新娘按照阿龟的意思,将正面转向对方,并羞愧地采取主动的骑乘体位姿势,一边用阴户愉悦阿龟,一边将自
己所有的美丽展现给对方,下意识里还希望乳房受到攻击,便害羞的向前挺起胸部,阿龟心领神会,更用力的揉搓
乳房,酥融绵软的乳房在阿龟的掌中被压扁欲破,她紧皱娥眉将粉脸扭在一边,众人听着别人新娘娇滴滴的软媚呻
吟,看者别人老婆在被奸污时咬住香艳的红唇表情难耐,都热血沸腾了,大家都觉得今天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而阿龟此时的目光紧盯着新娘美艳的面孔泛着的媚浪表情,这令他欲火亢奋。阿龟抽插的动作更深入,下下直抵花
心。香闺内战况空前激烈,如迅雷击电,若狂风暴雨,充满着阴茎的抽动声,男人的粗喘声,新娘的呻吟声以及肉
体的撞击声,阿龟每一次他的小腹和新娘屁股的撞击都会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而他深入新娘体内的阳具更是在
里面干出「扑哧——扑哧!」的水响。

新娘娇弱的样子更激起这帮禽兽的欲望,对新娘而言,快感也在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在一片空白的
思维里,对这样接纳男人的肉棒,刹那间有种幸福感。

新娘S 形的身材是那么的让人冲动,迷人的腰部和臀部曲线让这些男人为之疯狂,三十分钟过去了,两人呼吸
愈来愈急促,众人都知道阿龟就要射精了,新娘下一秒钟随时会被射入精液,是那不是自己丈夫,而是阿龟的精液,
有好事的人撺掇阿龟射进去,射进去,搞大她的肚子。新娘连忙附在他耳边轻轻地告诉他:「不要,刚才你答应过
我了,不会射在里面,你难道不遵守诺言吗?这两天是我的受孕期,你射在里面,我会怀孕的。我已经被你糟蹋成
这样了,人都让你干了,就别再做对不起我丈夫的事了。」,阿龟不敢用强,但又不舍,谁不想用自己的精液粉刷
浇灌新娘的子宫呢?尤其听说今天还是她的危险期,只要一射,就能使这个女人怀孕,阿龟遂拔出了布满青筋的阴
茎问新娘:「怎么办嫂子?我就是想射在你的子宫里,我就是想让你怀上我的种。如果不让我射进去,我就不插了,
嫂子你觉得如何?」。

众人也觉得不妥,把人新娘干了就够可以的了,还想射进去把人家肚子搞大也实在是太过分了,况且刚才大家
都说了不会了,都屏气注视着新娘,看她做什么抉择,新娘在阿龟的抽插下此刻正在云端,脑海已经麻痹,无法形
容的美感,几乎使全身融化,没想到他会使这样一招拔出去,下体难忍这种将泄未泄的煎熬,一咬牙慢慢支起酥软
的身体点了点头,咬紧牙关开始等待他精液的洗礼。阿龟还不算完,说「不能射吧,这样对不起你丈夫」,新娘娇
羞的说,「你尽管射吧,我愿意让你射到我的里面。没关系我很想想感受到你的射出,我把我的身体交付给你了,
射与不射,一切都任由你处置,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只要,只要我能泄出来就好了。」,阿龟又问,「你难道不怕
怀孕了吗?」,新娘嗔怪说,「怕也没有用,既然你那么想射在我的子宫里,让我怀上你的种,那就来吧,让我怀
上你的孩子吧!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罢娇羞的扭过头去闭上了眼睛,众人嘘声一片,都以不可思议的神情
看着新娘,他们到现在都不相信∶「她居然会不避孕而让一个陌生男人射进身体?」阿龟听罢大喜,他觉得还是最
普通的姿势最容易达到高潮,将她的身子平卧在自己身前,将她的双手举高过头,两条玉腿曲起,然后把她的两膝
尽量的向两侧拉开,压低,贴近水平,使雪白的大腿最大限度的被分开。新娘的小腹由于这个缘故变的明显的向上
隆起,而整个会阴部则清晰的显露。这个姿势的全裸女体,象是表达一种求欢的请求,而不再是抗拒被强暴的努力
了,新娘此时身体后仰,两条玉腿分跨在阿龟的左右,以便承受他大肉棒的直出直入,阿龟做好这一切准备工作后
直起身子,将双手扶住新娘的柳腰,双脚固定好新娘的玉腿,将肉棒最后一次调整好方向,然后慢慢往前顶。龟头
接触大阴唇的一刹那,阿龟又停了下来。通红的龟头正好顶着那条缝隙中间的花心,肉棒在一顿一顿的,龟头轻轻
的扣击玉门。阿龟极缓慢的让肉棒掀开了新娘的大阴唇,然后肉棒就如脱缰的野马,朝着新娘的秘穴直冲,进入的
瞬间,阿龟好象无限爽意的哦了一声,这时只见阿龟他更卖力的将肉棒抽送起来,不时还用龟头在新娘肉穴的壁上
用力研磨,肉棒也越插越深。果然在越来越猛烈的抽插下,新娘的秘穴渐渐的张开,两瓣粉色的肉贝半开承受着黝
黑肉棒的责弄,却无力阻挡肉棒不断的冲击,阿龟得意的把新娘的大腿抬到了肩上,大家知道阿龟这样做为了可以
插入的更深。只见他油亮的大龟头在新娘穴口磨了几下,突然身体向下用力一压一下子就顶到了新娘阴道的最深处
直达花心,把新娘的小穴涨的满满的,浪液被挤出来流到了大腿上。

新娘闭上眼睛,两手紧紧的抓着床单,下身与他拼死想抵,阴胯拼命上挺,使阴道将对方的生殖器全部吞没,
阿龟被新娘抽搐的阴道夹的一阵发麻,低吼一声,便开始发射起来。全身抖动连打冷战,下体紧紧压着新娘,一股
白色的粘稠液体自他的阴茎中喷射出来,射入了新娘的阴道深处。风雨虽停,花芯已落,无耻的阿龟终于依靠下流
的手段,强行奸污了这个美丽温柔的新娘,剥夺了别人新婚妻子最为宝贵的少女贞操。新娘身体软绵绵的靠在床头
上任由阿龟在花心里喷射着,几分钟之后他把新娘双腿架起放倒在床上,阴茎仍然深深的插在新娘的身体里,龟头
在新娘的阴道深处不停的搅动着,弄的新娘又一次泄身,直到新娘几乎晕厥,他才依依不舍的把他的阴茎拔出来,
只有很少的精液顺着他的阴茎流了出来,大家知道阿龟射进来的量很大,他这么做是想让他的精子全部流进新娘的
子宫里,今天是危险期,这次有可能真的要怀上他的种了。正在罚跑的新郎才跑了一半的路,心中隐隐觉得今晚有
些奇怪的感觉,心中想着一会儿即将与新娘共度洞房春宵,不由得加快了步伐,但他哪里知道,自己心爱女人的处
女此刻已经在自己新婚的洞房被迫奉献给了别的男人,不仅如此,新娘如花似玉的胴体即将遭受更多色狼们的玷污
有些事情夫妻之间是不该隐瞒,可是这种出阁的事万万说不得,他不可能原谅我有这种事的——在洞房让他的朋友
捷足先登,将亿万子孙射入他妻子等待受孕的子宫之中。想到这几天为了新婚之夜所服用的助孕药丸,我知道这次
的卵子状态会很容易被精子攻陷而受精,或许现在阿龟的精子已经成功与我的卵子结合而孕育了生命的胚胎。是不
是这些助孕的药丸会导致我情欲的上升,因为这些药物的作用而使我的理智在酒精效应下被动物的繁殖本能所控制?
医生说过,这种药物会使阴道的分泌增加,会促进生理的机能。那我有错吗?受精与孕育已经开始?像阿龟这种强
烈的喷射与插入的深度,确实很容易让女性怀孕。

接着阿龟抽出肉棒,还没有完全变软的肉棒离开她阴道的时候,阿龟感到好像拔掉瓶塞似的,随着身体结合部
位的脱离,发出轻微的「噗」的一声,只见刚刚被奸污,经历了雨露洗礼的新娘,全身雪白无瑕,双眸迷离失神、
丰乳高耸,众人看向香艳动人新娘羞处,只见洞口大开,一片狼藉,阿龟的精液与新娘的体液混合着淌了下来,两
侧阴唇已是红肿不堪,观来艳若桃花,令人欲火焚身,心动不已!同时从大腿根的深处,流出证明受到凌辱的白浊
液体,无论谁都能一眼看出眼前的女体曾经经历怎样的云雨激情!阿龟不由的暗自得意起来,如此佳人玉体正是被
自己所施恩布雨。


众人眼睛都直了,口水都快流了下来,于是色欲大炽,都觉得不可就此放过,就这样,十几支粗壮坚挺而又不
带任何防护措施的粗大生殖工具依次轮流插入新娘娇嫩的下体,新娘只得忍辱含羞迎合着男人的粗暴抽插,敞开门
户任他们为所欲为,任由他们在自己的下体中肆虐。有节奏地收缩阴道肌肉,为往复不止的阴茎提供最大限度的性
刺激,新娘沁着汗珠深陷的乳沟散发出的淡淡乳香刺激着男人们的性欲,沉迷在高潮边缘发烫的柔媚女体无力的瘫
在床上,被糟蹋得媚眼如丝的新娘,侧着粉脸掩着流出香津的红唇,生怕自己的呜咽呻吟更会挑起他们的兽欲,自
己的身体会遭到更长的奸淫。然而软媚的小腹被强烈撞击发出『啪!啪!

啪!‘的碰撞声,却使新娘的呻吟更加骚媚」哼嗯哼「耳边是新娘闷骚难耐的呻吟,跨下是被肉棒『噗哧’…
『噗哧‘…捣弄得翻出卷入的粉嫩蚌唇,淫浪的春宫令男人们加快了挺动」嗯哼!嗯哼!啊啊啊啊啊啊啊!「被强
硬的阴茎捅得失神迷乱的新娘,软弱的手臂折起,摊开在香肩的两侧,高潮的来临使得新娘俏脸左右乱扭,骚媚的
吟叫从微张的红唇中泻了出来男人们感到新娘的阴户膣壁绷得紧紧的,仰着粉颈浑身一颤一颤,张开的红唇微挑着
香舌,高潮中的新娘淫糜媚人嗯嗯哼嗯哼啊!!!


屁股下面已经是淫湿一片,从裹着被撕裂的薄薄肉色透明丝袜的双腿看去散发出令人迷茫的美艳已经很少看到
女人被搞到迷乱失神的娇媚体态了,时间一分一秒的继续流逝,洞房里所有的人全都沉浸在的欲望里,一个接一个
的插入,无一例外,全部深深的插入新娘娇嫩的阴道深处,用浓精一遍又一遍的粉刷别人老婆的子宫,漫长的凌辱
使得新娘羞愧难受,但同时也得到了从未有的快感。新娘一次次被他们用不同方式抽着,「六九式」老汉推车「倒
抽式」上下式「正常位」一个个方式让新娘载浮载沉,体内子宫有如翻腾之势,新娘的身体随着一次次高潮,被折
腾的死去活来,欲仙欲死,享受着未有的快感。正在罚跑的新郎还蒙在鼓里,不知道自己美丽动人的新娘正被自己
的所谓朋友们奸污淫乱强迫云雨交欢巫山销魂,被他们煽起了强烈的生理需要而被动地婉转交合娇啼呻吟,在暧昧
的洞房内,温柔的新娘与一众色狼辛苦的周旋,一次又一次被送上绝顶高潮,在长达3 个小时的大战中,用自己的
冰清玉洁的胴体抵御着十几台打桩机器般的男人们一次又一次粗暴的侮辱,被迫用娇嫩的下体一次又一次吞下了证
明受到男人凌辱的白色液体,任由陌生男人肆意在自己身体中种下生命的种子。

接下去不用我讲,新郎回来后,众人继续喝酒,而新娘只得偷偷去洗身,一直到凌晨众人才尽兴而归,待众宾
客散去之后,新郎与新娘正式洞房了,鱼水之欢进行的非常顺利,两人非常恩爱。


几天之后新郎听到村里闲话,说那天洞房里发生了很精彩的好事,问过阿龟,阿龟心虚说,那晚你不在我们和
嫂子一起喝酒着,别的事也没有啊,别听别人瞎说,朋友还信不过吗?新郎一想也是,别人也许是嫉妒我老婆的美
貌才出此闲话的,所以就作罢了。后来,新娘怀孕了,村里又传出孩子是谁谁谁的传闻,新郎怒气冲天与那人大吵
起来,「住口!不许你再用脏话玷污她!」

「哦?我只是用脏话玷污而已嘛!几句话又不会使她怀孕,何必这么生气?

如果有的人用」那人笑得更加阴险。

「用、用什么!?」

「用我只是胡乱说说,你千万别当真啊,如果有人用用手,或者其他身体部位来玷污就不知你她会不会怀孕了
而且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总有一次中的吧再说,也不是别人强迫的,是她自愿的哈哈哈」

「你这混蛋!你在乱说什么!」新郎几乎抑制不住冲动,真想冲上前去揍这小子。

「我都说了,我是乱说乱猜测的嘛!你看你」那人继续冷笑道。

「好象你不高兴了?嘿嘿!」那人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那我们还是改天再聊吧!」

新郎一时也被他这奇怪的态度给蒙住了。这家伙怎么立刻说走就走了?不过他敢肯定,这个人肯定知道什么有
关他老婆的什么事情。他本想叫住对方,可转念一想这样不妥,于是转回家问及新娘,到底那晚自己罚跑出去了,
家里发生了什么?跟她有什么关系?外面的闲话是真是假?

新娘在丈夫再三的催问下,才哭泣着向丈夫讲述了那不堪回首的一晚的遭遇,并且把保存下来的一瓶残留精液
交给新郎,新郎见状大惊,虽然精液残留中混有新娘阴道分泌物,但这样大一瓶量显属异常多,说明与新娘发生性
关系决非一人。

新娘讲述了那晚被闹洞房宾客奸污的详情,如果不是丈夫罚跑回来,恐怕还会被更多人奸淫,新郎对新娘这样
一位美丽娇艳的白领丽人竟然有此性忍受能力艳羡不已。听到浓深处,不由得内裤都湿了,至于孩子是谁的,谁也
不能确定,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孩子肯定不是丈夫的,因为按照射入的先后顺序,丈夫是最后才射入的,之
前别人的精液已射入好几个小时了,丈夫听后无奈的低下了头。

丈夫决心报复这些人,但新娘首先是不认识那些人,而且也已经记不清都是谁和自己发生过性关系了,从此丈
夫开始了明察暗访,甚至雇佣一个私人侦探,详细调查那一晚具体发生的事情,以期找到那些作恶之人再进行报复,
且听下回分解,下回将从十几个和新娘有过肌肤之亲的人口中得知具体的详情,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有人还暗中将
这场好戏偷偷的拍摄了下来,因此,情节更加迷离,待续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