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妹妹的奶水
妹妹的奶水
「小可,妳看妳的家,怎麽这麽乱。我一进到屋子裏面,看到到处都是东西」

我皱着眉说道。

「哥,妳来了,太好了,快帮我收拾一下。」小可边抱着她那衹有一个月大
的儿子边说道。

「妳把我当保姆了。」我开玩笑地说。

「哥,妳帮人家一下吗。」小可小声哀求道。

小可是我的亲妹妹,刚刚生完孩子才一个月。我叫孙浩,她叫孙可。我们的
父母住在外省,在这个城市裏衹有我和她。

望着她抱着孩子的背影,我摇了摇头。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後体形就变了。

现在的小可的身体的确有些改变。屁股和腰都变得胖了些。变化最大的可能
是她的乳房,变得异常的肥大,虽然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支大乳一
晃一晃的。

小可没生孩子以前那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不光长得漂亮,尤其让人喜欢的是
她的身材,没结婚以前她每次上街都成为男人注视的目标。小可的双腿修长,和
别人不同的是其他女人的大腿越往上越粗,小可却没有这种现象,大腿近臀部的
地方并不是很粗,这才显出了她双腿的秀美。

小可的屁股并不是很大,前後略厚後一些,左右窄一点,给人一种圆滚滚肉
鼓鼓的感觉,属于丰臀的那一种类型。腰很细,更衬托出臀形的肥美。

在小可还没出嫁时,有时我曾开玩笑说,如果我不是她哥哥,我一定把她追
到手。

小可的老公崔誌强也长得很英俊,和小可也蛮般配的。但誌强的公司在叁峡
水库的建设中负责其中的一个工程,誌强是那个工程的负责人,因此在叁峡的工
程开工後不久,誌强就吃住在工地上。就算小可要生孩时,誌强也衹是请了一个
月的假来照顾小可。

小可没有人照顾,就打电话把我找来。我也是受到父母的叮嘱,来照看一下。

没想到我来一看,小可的家裏真是又脏又乱,没办法,我衹好暂时由哥哥变
成了保姆。在我的一通大干快干下,小可的家裏又恢復了清洁有序。

小可看到家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兴的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
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哥,妳真好!」

我衹觉得小可的嘴软软的,贴在脸上很上舒服,我的心头一下升起了一种异
样的感觉,我忙推开了小可,说:「去,去,去,跟小孩子一样。」

小可蹶起小嘴说:「人家感激妳吗。」

我说:「我可不敢用妳感激,衹要妳不在让我做家务活儿就行。」

我们正说着,小可的孩子哭了,小可忙进去把孩子抱了出来。小可的儿子虽
然刚刚满月,但长得很胖,这可能和小可的奶水充足有关吧。小孩子长得很可爱
,可能是饿了的缘故,张着嘴哭着。

小可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一衹乳房,把鲜红的乳头塞进了小孩
的嘴裏。我衹觉得小可的乳房很大,发着耀眼的白光,上面的血管都清晰可见。

小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着她的乳房看,娇嗔道:「哥,妳……。」

我也有些发窘,眼光离开那眩目的大乳,说:「妳,妳喂小孩挺在行的吗?
小可对我做了个鬼脸。」

吃完晚饭,小可看到我要走,对我说:「哥,妳一个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
搬过来住吧,咱们俩个也好有个照应。

我忙说:「那可不行,哥还有工作要做呢!」

小可扁扁嘴说:「妳的工作我还不知道,不就是坐在家裏上上网,写写文章
吗!」

小可说得对,我实际是某个杂誌的新科技类的自由撰稿人,每天在家写写科
技评论。二十八岁的我目前还是独身一人。

一年前,我和妻子阿梅因为性格不合离婚了。阿梅是我的第一个恋人,人也
长得挺漂亮,但结婚一年後两人的性格之间的差别就明显表现出来了。後来二人
看到婚姻无法维持下去,就离婚了。没有争吵,没有眼泪。

但我和阿梅的性生活还间断地延续着。在离婚前,我们的性生活就非常和谐。

离婚後,我们依然保持着性关係。即使是阿梅再次结婚後。阿梅在半年前又
结婚了,但每隔一周或二周她都要约我做一次爱。或在我家或在其他地方。原因
按她的话说就是和我做特别过瘾。因为我的肉棒比较粗大。

小可看到我不愿意搬到她家,有些着急,抱住我的撒娇地晃着,说道:「哥
,妳说好不好吗?我感觉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怀裏,二个大大的乳房紧紧地压在我
的胳膊上,她的身体的体温从胳膊传过来,我觉得身体也有些发热。」

我忙说:「我再考虑考虑吧。逃离了小可家。」

回到家不长时间,接到了父母的电话,以命令的口气让我搬到小可家去帮帮
小可。放下电话,我就想这肯定是小可对父母做了小汇报,这个小妮子,看我以
後怎麽收拾她。

第二天,我简单地收拾了些东西,带上我最重要的笔记本计算机,来到小可
家。

小可对我的到来当然是满心欢喜。小可家是正宗的二房一客厅的结构,我就
住在了另外的一个房间。

小可负责一日叁餐的饭菜,我负责收拾房间的卫生。住在妹妹家倒也清闲。

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书,小可穿着一件睡衣进来,手中端着一玻璃杯
的奶,对我说:「哥,妳把它喝了吧。」

我问小可:「是牛奶?」

小可脸一红摇摇了头说:「什麽牛奶,是人家的奶。」

我一愣,问小可:「是妳的奶?」

小可点了点头说:「当然是人家的奶。人家的奶太多了,宝宝又喝不了,每
天晚上都胀得很痛,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来,以前都扔掉
了,今天我忽然想到妳,扔掉多浪费,不如让妳喝了,人家书上都说,提倡母乳
喂养,因为人奶是最有营养的。」

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杯奶,对小可说:「妳说,妳说让我喝妳的奶?」

小可不以为然地说:「那有什麽不行。」

说着把那杯奶放在了桌子上,对我说:「放在这儿了,妳愿意喝或不愿意喝
,随妳。」说着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望着那杯奶发愣,小时候吃过母亲的母乳,但那时太小,没有什麽印象。
我也觉得把这杯奶扔掉了有些可惜,人家都说当年大地主刘文采就是喝人奶长大
的,但让我喝妹妹的奶水,我又觉得这件事挺荒唐。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把那杯奶端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奶香扑
面而来。我用舌头舔了舔,虽然不象牛奶那样甜,但却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
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再说喝了也就我知,小可知,别人也不会笑话,干脆就把
它喝掉。于是张开嘴,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

躺在床上,想想也觉得可笑,做哥哥的竟然喝了比自己小五岁妹妹的奶。

第二天,小可也没问我是不是喝了那杯奶,衹是晚上的时候,又送来了一杯
奶,我又把那杯仍带有小可体温的奶。

自从我喝了小可的奶水之後,我就有种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可乳房的冲动,但
理智告诉我,那是妹妹,是不能这样的。

但我就借小可喂宝宝的时候,偷偷地盯着小可的大乳看,小可可能也看出了
我的想法,自从我喝过她的奶水後,也就不再遮掩,每次喂奶时都把整个乳房露
出来,有时就连另外一衹没有喂奶的乳房也露出来,用手捏弄着。仿佛在象我示
威。我当然也不客气,看了个饱。

一天晚上,小可又把一杯奶送过来,却没有立即走。以前小可送奶过来马上
就走了,可这一次没有走。小可用眼眼看着我,小可今天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
,可能清楚地看见她没有带胸罩,下面的小内裤也隐约可见。

我见小可没走,我就没有立即喝掉那杯奶。小可看我没喝,就对我说:「哥
,妳快喝啊,一会儿就凉了。」

我些不好意思地说:「妳在这儿,我…我喝不下。」

小可哈哈大笑起来,说:「一人大男人还害羞。说着端起那杯奶,送到了嘴
边,我衹好张开嘴,把它喝掉。」

小可是这麽近距离地站在我面前,透过睡衣,可以清楚地看见小可粉红色的
乳头用闻到小可身上传来女人的体香。

小可看我喝完奶,对我说:「哥,好喝吗?」

我说:「好喝不好喝,妳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小可说:「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

说着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我去睡觉了。」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愣愣地坐在那儿,心裏想这小妮子是不是有意的勾引我。

没过几天,晚上小可突然来到我房间,模样有些着急,对我说:「哥,人家
的吸奶器坏了。」

我说:「明天买一个不就得了。」

小可说:「那人家今天晚上怎麽办?」

我说:「忍耐一晚,明早我就去买。」

小可说:「不行的,夜裏涨得很难受的。」

我说:「那怎麽办?」

小可脸一红,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好半天才却生生用很低的声音说:「妳
可不可以把人家的奶用嘴吸出来。」

我一下就跳了起来,说:「妳说……妳说让我用嘴把奶吸出来。」

小可抬起头,目光坚定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我说:「天下哪有哥哥吸亲生妹
妹奶的,不行。」

小可看到我的样子,有些着急,说:「吸吸有什麽关係,在说别人也不知道。」

我说:「那也不行。」

小可急了,对我说:「有什麽不行,妳常常偷看人家的奶子,妳以为我不知
道啊,平时人家的奶都让看够了,在说每天晚上都喝着人家的奶,现在人家有事
让妳帮忙,又说不行了,等我回家告诉妈,就说妳偷看人家的奶子。」

我说:「妳……妳敢。」

小可说:「有什麽不敢。明天我就打电话告诉妈。」

随即小可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好哥哥,妳帮人家一次吗?」

说着拉开了衣服,露出了已经涨大的乳房,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把粉红
的乳头压在了我的嘴上,事到如今,我也衹好张开嘴把她的乳头含到嘴裏吸吮起
来。

小可的乳头很软,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乳汗就涌入了嘴裏。我坐在床边上
,小可站在我面前,紧紧地抱着我的头。我感觉到小可的整个乳房贴在我脸上,
很柔软,很舒服。很快一侧的乳房的乳汁就被我吸完了,又转到了另外一侧。

小可的乳房很白,我很快又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鼻中满是小可的体香味。
很快两个乳房被我吸得变软变小,当我吐出小可的奶头时,我发现小可的脸和我
一样,红红的。

小可在我脸上又亲了一下,高兴地说:「谢谢哥。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间去
了。」

说话心裏话,我还是很喜欢含住小可的乳房。

第二天,小可并没有让我去买什麽吸奶器。晚上快要睡觉时,小可又来到我
的房间,来做昨天的功课。今天我们两个人都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当我把小可
的乳头含入嘴裏,小可啊的轻轻呻吟了一下。

从此,每天晚上我又多了一项工作,那就是替小可吸出多余的奶水。几次以
後,我和小可都没有了开始时的紧张。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羞涩。我不但吸着小
可的乳头,有时还用牙轻轻咬着她的乳头。

一天晚上,我们又象往常一样开始了。今天的小可穿着一件小小的T恤,下
面穿着一件短裙。我仍然坐在床边上,小可站在我面前。我把小可的T恤拉上去
,露出了可爱的乳房,小可的乳房属于那种梨型的,圆鼓鼓的,乳晕不大,小小
的乳头呈粉红色,象一粒熟透的葡萄,等人去采摘。

我把小可的T恤完全拉了上去,让两衹大乳完全暴露出来。我用嘴含住了右
侧有乳房,我的右手向上攀上她的另外一衹大乳。小可没有拒绝,我的手就在她
的乳房上揉捏起来,我的左手也没闲着,在小可的背部和腰部轻轻抚摸,并顺着
她的腰向下摸到她的臀部,在她圆翘翘的屁股上揉来捏去,虽然隔着短裙,但仍
然能感觉到小臀部的柔软和丰腴。

小可的唿吸变得越来越粗,小脸通红。嘴裏轻轻发出啊啊的低吟。当我把她
两个乳房裏的奶吸光时,小可已有些站立不稳。

我站起来,小可靠在我怀裏,她的小手一衹揽住我的背部,另一衹向下,隔
着裤子已抓住了我发硬的肉棒,轻轻地揉搓着。我的心裏一下子情慾战胜了理智。

我的手从小可的短裙的下摆中伸进去,向上已摸到了小可圆润的屁股,虽然
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但大部分臀肉都被我抓在手裏。

我们互相爱抚了好长时间,直到我们二人分开。小可的脸上仍然红红的,带
着几分羞涩。

小可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到我的肉棒把裤子前面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用
手指了指我那裏说:「哥,妳看妳那裏,用不用我帮妳一下?」

我说:「怎麽帮?」

小可说:「当然用手了,帮妳打一下飞机。」

我笑了笑说:「打飞机我自己就可以了。」

我正正脸色说:「我们是兄妹,就衹能到此,今天做的已经超出了兄妹的範
围。不能在超过这个界线了。」

小可伸了伸舌头,对我做了个鬼脸。说:「那妳那裏怎麽解决?」

我说:「这个就不用妳管了,我明天去找阿梅。」

小可不高兴地说:「哥,妳还和阿梅那个小骚货来往啊?」

我说:「不许妳那样说妳嫂子。」

小可扁扁嘴说:「那个小骚货早就不是我嫂子了,从她第一天进咱们家的门
,我就看她不顺眼。」

我说:「去,去,快去睡觉。」

第二天,我和阿梅约好来到我家,当然少不了一翻大战。晚上我回到小可家
,吃过晚饭,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由于几天裏积蓄在体内的精力白天都
发泄在了阿梅身上,所以身体特别的爽。

我正看着,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背上,不用说,就光从贴在背上的一
对大乳房,我就知道是小可。我没有动,小可也没动,我任由小可就这麽贴着。
但小可的小手却没有闲着,一衹小手在我的胸口抚摸着,另一衹小手在我的两腿
之间寻找着。找到了我的小弟弟後就是一阵揉搓。我的小弟弟很快就站立起来。

我用手按住了小可的小手,说:「小可,别揉了。」

小可不高兴地说:「是不是白天在那个骚货的小骚逼裏吃饱了,白天可以干
人家的小骚逼,我现在摸摸却不行了。」

我转过身,抱住了小可,说:「小可,不一样的,我们是兄妹。」

小可嘟着嘴说:「兄妹怎麽了,人家喜欢妳吗!」

我说:「兄妹之间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如果做了那就是乱伦。」

小可嘟着嘴说:「人家这麽大了,这种事还不知道啊。还用妳来说。」说着
勐地扑过来,抱住了我脖子,把小嘴印在我的嘴唇上,小舌象一条小蛇一样度了
过来,和我和舌头绕在一起。

我的嘴裏突然伸进来一条香香的小舌,我也有些懵然,舌头不听话向那条小
舌缠去,彼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唇,妹妹的小舌在我嘴裏任意的游荡。

吻了一会儿,妹妹推开了我,对我说:「这不算乱伦吧。」

我用手指在妹妹的鼻尖上刮了一下,说:「小鬼头。」

晚上,我坐在客厅时看电视,小可从她的房间裏走出来,我一看:哇,好惹
火,妹妹她衹穿了一条白色的小内裤,上面衹带了一条胸罩。

小可看到我直盯着她看,对我笑笑说:「哥,我好看吗?」

说着还在我面前转了一个圈,我咽了一下口水,说:「小可妹子,妳是不是
想勾引妳哥哥?穿的这麽少,也不怕我抑制不住,扑上去强姦妳?」

小可脸一红,说:「美的妳啦,人家的房间太热了,我是来让妳吃奶的。」
说着解开了胸罩一具雪的身体出现在我面前,真是肥瘦相宜,凹凸有致。

小可走到我面前,大方把她的乳头放进我嘴裏。在吸吮小可乳房的过程中,
我的手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在小可的臀部胸部小腹上不停地游走。摸得小可气喘
嘘嘘。自从和妹妹的关係变得亲密以来,每次吃奶的时候,我的手都不会闲着,
现在除了小可的阴部没有摸到外,小可全身都被我摸变了。

喝过小可的奶,小可坐在我腿上,身体靠在我怀裏,一衹手搂住我的脖子,
又和我吻了一次。

看到小可被我吸得脸色绯红,唿吸也有些急促,我问小可:「我和宝宝吸她
的奶时有什麽不同?」

小可脸上带着红韵说:「宝宝吸吮人家的奶时,就是吃奶,人家没什麽感觉
,妳吃人家的奶时,我总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

我问小可:「妳和妳老公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在一起了?」

小可有些妞妮但还是回答道:「自从我怀孕6个月起我们就不在一起过性生
活了,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

我用手指捏着小可的乳尖问:「小可,妳家有没有叁级片或A片一类的影片?」

小可说:「怎麽,想看啊?」

我说:「闲着没事,消磨一下时光。」

小可似笑非笑看着我说:「我家有是有,但我得找一找。」

说着趴在电视下面的柜子前找起来。小可趴到那儿,或者说是半跪在那儿,
肥翘的屁股正好对着我,小可穿的小内裤很小,在裆部的地方仅仅能把阴唇盖住
,但两腿之间阴部圆鼓鼓地呈现在我面前,我的头脑一热。下面已经脖起。

小可可能已发现我在看她,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并对着我摇了摇。
才慢慢地从柜子裏面拿出一摞小影碟。

我独自一人欣赏着A片,看得我身体火热。看完A片,已是半夜。我来到卫
生间冲了一个澡,冷却一下飞跃的思绪。

我正洗着,小可起来上厕所。小可家的卫生间是厕所和淋浴一体的。

小可在外面叫到:「哥,妳什麽时候能洗完?」

我说:「再有十分钟吧。」

一会儿小可在外面又叫到:「哥,妳快点儿,人家憋不住了。妳打开门,让
我尿完妳在洗。」

没办法,我衹好打开门,小可急匆匆进来,不在理会我在,一屁股坐在坐便
上,衹听一阵哗哗的水流声。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小可什麽也没穿。两腿中
间是一团乌黑的阴毛。小可尿完後,坐在那没有动,目光直盯着我的肉棒,由于
刚才看A片,我的肉棒已变得又粗又大。

由于卫生间内的空间较小,我的身体几乎和小可的贴在一起,小可一伸手抓
住了我的粗大的肉棒,说:「哥,妳的鸡巴好大啊」,说着用她的小手抚摸着,
摸了两下,突然一低头,竟然把我的肉棒含入了嘴裏。

我衹觉得一种快感从肉棒涌向全身,心裏明知道这种事情不可以,但又不想
拒绝。小可的口技很好,小舌在我的龟头上来回舔着,并不时地把我的肉棒吞入
吐出。

舔了一会儿,小可站起身来,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道:「哥,人家想和妳
一起洗。」说着又吻上了我的嘴,并用小手牵引着我的大手来到她的两腿中间,
直到我的手指触碰到她的阴唇。

此时,我也顾不上许多,我的手指在她的阴唇上抚摸着,小可的阴唇不大,
很软,上面早已粘满了粘粘的液体。阴唇前部的那粒小小的阴蒂早已变硬,站立。
我一碰,小可的身体就一颤,当我的手指向後插入到小可的湿热的阴道中时,小
可已软在我身上。

我把手抽出来,我俩紧紧地抱在一起,我的肉棒顶在她的两腿间,可能由于
她的淫水太多的身缘故,我的肉棒在她的肉缝间滑动了两下,突然插进了她的肉
洞中。我的理智告诉我抽出我的肉棒,但小可紧紧地抱着我,不让我动,并晃动
了两下身体,让肉棒插入得更深。

我们俩个就这样紧紧地抱在一起,我的肉棒在她的小肉洞裏小幅地抽动着,
我感觉到小可的肉洞裏的水很多,肉洞也很紧,小可很兴奋,两个乳房在我的胸
口使劲地蹭着,小屁股了也一扭一扭的。

可能由于是兄妹乱伦的缘故,很快我们两个人就都达到了高潮,我的肉棒一
跳一跳地在小可的肉洞裏射出了精液。

我和小可又互相拥抱了很长时间,才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晚,我在迷迷煳煳之中忽然感觉有一衹温暖的小舌在
我脸上舔来舔去。我睁眼一看,是小可。小可对我微笑着。今天的小可打扮得格
外亮丽,上身穿着一件小格子的衬衫,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

小可看到我醒来,对我说:「懒虫,起来吃饭了。」

我看到小可,心裏有种尴尬的感觉,我发现小可和我一样,脸上带着几分羞
涩,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傍晚,吃过晚饭,小可把孩子哄睡已後,来到客厅,看到我坐在那看电视。
小可坐在我旁边,身体慢慢靠过来,我伸手搂过了小可。二个人的嘴又粘在一起。
情慾这东西真是一发而不可收。

小可象蛇一样在我怀裏扭动着。我抱着小可年轻的身体,手在她那富有弹性
的大腿和屁股上抚摸。很快就把小可的衣服脱掉了。昨天虽然操了妹妹,但还没
仔细地看过她的身体,小可的屁股很丰满,比没有生孩子时大了一些,但没有一
丝赘肉,雪白的屁股形成一个优美的向上翘起的弧线。

略有些鼓起的小腹下面是一撮浓黑的阴毛,我抱起小可把她平放在我的床上
,大大的她的双腿,女人那美丽的另人暇思的神秘花园就呈现在我眼前。虽然是
亲生妹妹,但她的阴部比起其他女人毫不逊色。也丝毫不使我感到羞愧,反而充
满了乱伦的快感。

衹见小的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水蜜桃一般的鼓鼓肉缝,一颗鲜红的
水桃站立着,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张合,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闪闪发
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湿了。小可的阴唇虽然生了孩
子,但仍然呈粉红色,衹是小阴唇已有些遮盖不住粉红的肉洞口。

我用双手的食指拉开两片粉色的阴唇,看到了肉缝裏面,肉缝泛出鲜红的颜
色,裏面早已湿透,肉洞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粘液。小可的肉洞有如玫瑰花瓣
,小口上有復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
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一粒已经肿大的花生米。想到这是自己亲生妹妹的美丽花
园,现在却让自己随便采摘,我已兴奋得不行了。

我伸出舌头,在那粒已经肿大的花生米上舔了一下,小可全身一抖,嘴裏发
出了一声骚浪的低吟。

小可在我的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脸颊绯红,嘴裏轻声淫叫道:「好哥哥
,别……别……看了,人家好难过。」

当我的脸靠近小可的阴部时,闻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
汗味,并有少许的尿味,混合起来就像酸牛奶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我,使我
的肉棒很快就勃起了,而且变得又粗又硬。

我先用嘴含住小可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阴蒂,每舔一下,小可的全身就颤
抖一次,同时嘴裏也发出「啊……啊……」的呻吟。

我的舌头再向下,当轻轻滑过小小的尿道口时,感觉到小可的小肉洞裏涌出
了一股粘液。

我最後把舌头贴在了小可的小肉洞上,细细的品尝着肉洞中粘液的味道,舌
头也在肉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肉洞中的粘膜,并在裏面翻来搅去。

小可现在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挺起小屁股,把小逼凑近我的嘴,好
让我的舌头更深入穴内。

小可在我的舔弄下,禁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
好哥哥……啊……妳……妳把妹妹的小穴……舔得……美极了……嗯……」

小可拼命地挺起小屁股,用两片阴唇和小肉洞上上下下地在我的嘴上蹭着,
不断的溢出新鲜的蜜汁很快使我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小可在一次勐烈的挺
动中,一不小心把她那有些紫黑色的肛门也挺到了我的嘴上。

小可轻声地求我:「好哥哥,快……快……人家……不行了……快点……快
点干……操……妹妹……一下吧。」

我用手扶着有涨得有些发紫的肉棒,有小可的穴口粘了一些透明的粘液,用
龟头在小可的小逼口又蹭了几下,才一沈腰,顶了进去。小可虽然生过孩子不长
时间,但肉洞很紧,紧紧地挟着我的肉棒。

我衹觉得自己的肉棒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异
常的舒服。我开始慢慢的抽动起来。

「好哥哥,妳的鸡巴真大,干得妹妹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小可
在我耳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丁香巧送进我的嘴裏。

小可把她的双腿紧勾着我的腰,那小巧的玉臀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
阳具更能深入。

我感觉到小可肉洞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肉洞深处不断地蠕动,就象小嘴不
停地吸吮着龟头。很快使我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小可的两片肥臀,极力迎合着我大鸡巴的上下移动;一双玉手,不停在我的
胸前和背上乱抓。嘴裏也不停地叫:「哥哥……嗯……喔……唔……我爱妳……」

这种刺激促使我很插勐干,很快,我就感觉到小可的全身和屁股一阵抖动,
肉洞深处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的热潮
,直冲向自己的龟头,我再也忍不住了,全身一哆嗦,用力的把鸡巴顶住小可的
子宫口,一股热流射向子宫深处射去。我们二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高潮後的我和小可互相搂抱着,我望着小可红扑扑的脸,她的脸上
充满了快感过後的满足,我说:「妹妹,是不是很长没让人干妳的骚逼了?」

小可用小手打了我一下,娇嗔地说:「人家的逼才不骚呢。」

我打趣地说:「还不骚?妳没看见刚才的骚劲。」

小可脸红红的说:「人家很长时间没和人做爱了吗?下面痒得不行,才这样
的吗?坏哥哥,人家都让妳干了,还取笑人家。」

我说:「不是取笑妳,我也挺喜欢妳刚才的骚劲,尤其是妳的小逼把哥哥的
鸡巴挟得好舒服。对了,是哥哥的鸡巴大,还是妳老公的鸡巴大?」

小可把头埋在我怀裏,娇声对我说:「不和妳说了,就问人家这麽羞人的问
题。」

我说:「告诉哥哥吗。不要吗!」

我看不给妳点颜色看看,妳是不会招供了。说着我趁小可不注意揪下了几根
小可的阴毛,小可痛得啊的叫了一声,我用那几根阴毛在小可的乳尖上来回蹭着。
小可怕痒的左右晃动着身体,笑着说:「好……好哥哥,别……别……人家告诉
妳还不行吗?」

小可小声地说:「哥,人家就告诉妳一个人,妳的鸡巴比我老公的大一号,
插进去把人家的肉洞塞得满满的。」

小可接着说:「哥,人家的肉洞好不好?」

我说:「好,怎麽不好,干进去紧紧的。衹是……。」

小可问道:「衹是什麽?」

我说:「衹是有点骚味。」

小可有些急地说道:「可是人家已经冼得很干凈了。」

我扑哧笑了出来,说:「逗妳的啦。」

然後我趴在小可的耳朵上小声说:「哥哥最喜欢小可的逼裏的味道了。」

小可说:「那妳以後可要多干人家几次。妹妹也喜欢让哥哥的大鸡巴操。」

小可说:「哥,妳以後别在去操阿梅那个小骚逼了,妹妹的小嫩逼不比她的
骚逼好多了。」

我说:「妳怎麽知道阿梅的就是骚逼,我看妳的逼也好不到哪去。」

小可撒娇的说:「不来了,妳就向着那个小骚逼说话。妳说她的逼比我好在
哪儿?」

我说:「妳们二人的逼各有各的好处,阿梅的毛多,水也多,妳的紧一些。
但阿梅还有一样比妳好。」

小可忙问:「什麽比我好?」

我趴到小可的耳朵上低声说:「妳知道我为什麽愿意操阿梅吗?我每次都可
以操她的屁眼。」

小可有点不相信地问:「她让妳操她的屁眼?」

我点了点头。

小可呸了一声说:「脏死了。我说阿梅走路时屁股总是摇啊摇的,原来屁眼
都让人操了,还说不骚呢。」

快乐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以後,我和小可就像上瘾一样,找到可以利用的
时间,几乎每天都在一起。

一天,我刚来到小可的房间,刚抱住小可,电话就响起来。小可走过去接电
话,我也跟过去,我站在小可的身後,身体紧紧地贴着小可的背部,一衹手向前
伸进小可的衣服裏,摸到大乳,另一衹手从短裙下面伸进去,已摸到小可的肉唇。
自从我和小可搞上以後,她在家是很少穿内裤的,这主要是方便我们二人做爱的
缘故。

电话是小可的老公誌强打来的。小可用手推了我一下,我没有动,小可也就
没有再理我。

衹听电话裏誌强问小可:「老婆,想我没有?」

小可低声说道:「想了。」

誌强接着问:「哪想了?」

小可回答说:「哪都想了。」

誌强问:「哪最想了?」

小可因为有我在,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回答道:「人家下面想妳了。」

誌强不知道我在偷听,接着说道:「这麽长时间没吃到我的肉,妳的小逼是
不是很痒了。是不是想我的大鸡巴了?」

小可的下面在我的抚摸下已经湿润了。小可一面回答誌强的问话,也有挑逗
我的意思,对誌强说:人家下面的肉洞好想让妳的大鸡巴插进来。说着回头对我
做了个鬼脸。我偷听他人夫妻间的谈话,下面的肉棒涨得更加厉害。

我让小可的腰略弯下,屁股翘起来,我站在小可的背後,把粗大的鸡巴从後
面插进了小可的肉洞裏,小可的我鸡巴进入的一瞬间,发出了啊的一声轻吟,誌
强在电话裏忙问小可:「妳怎麽了?」

小可一边向後耸动着雪白的屁股,让我的鸡巴进入得更深,一边在电话裏对
誌强说:「人家想妳了吗,自己在摸小穴,不小心把手指插进去了。」

说着又向後顶了几下肥翘的圆臀,说:「老公,孩子好象醒了,不跟妳说了。

晚上在给妳打电话。」说着挂断了电话。

小可把电话挂断後,略挺起了身体,回过头来和我亲吻了一下说:「好哥哥
,使劲地操妹妹几下,妹妹的逼裏好痒。」

我用双手向前揉着小可的两衹大乳,边挺动屁股操着小可说:「好妹妹,妳
的小逼可真紧,把哥的鸡巴挟得舒服极了。」

小可说:「哥,妳可得大力一些,妳操阿梅那个小骚逼都那麽卖力,干亲妹
妹还不更用力一些?」

我说:「可,我的鸡巴是不是比妳老公的好?」

小可说:「啊……哥,是妳的好,又大又长,小可最喜欢哥哥的大鸡巴了。」

我不再说话,双手抓着小可的两侧臀部,用力地操着小可,我的身体和她的
屁股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可能由于站立的缘故,我的鸡巴每次都顶在小可的了宫颈上,每次顶上都使
我的鸡巴感觉到麻酥酥的,小可在我的撞击下,身体发颤,嘴裏不停地说道:「
啊……好………顶死……人家了……啊……好哥……哥……我……不行……了…
…啊……顶到我胸口。啊……妳等着,我……我回家……告诉……妈……说……
妳……把人家……的……逼……给顶坏了………」

我又使劲顶了几下,小可的阴道尽头一阵收缩,我也射精了。快乐的日子就
这样一天天过去了,我和小可的性关係已经维持了两个月。

这一天,誌强也就是小可的老公回来了。从车站把誌强接到家後。小可麻利
地準备着饭菜,今天的小可,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衬衫,胸前饱满的乳峰把衬衫
前面两个扣子之间顶起一条缝隙,显得格外突起,透过缝隙,看见若隐若现的乳
沟和白色乳罩的蕾丝花边;下身是一件米黄色的紧身窄裙,衬托出浑圆上翘的屁
股,由于在家的缘故,小可并没有穿丝袜,下面赤脚穿了一双白色的托鞋,雪白
的大腿和白嫩肉感的小脚格外耀眼。可以看得出来,小可脸上洋溢着喜悦,眼裏
含着春情。

看到小可的欢喜模样,想到今晚小可就要在誌强的身下婉转承欢,我的心裏
还真酸酸的,可又一想,毕竟人家是夫妻,妹妹让自己给上了,已经是额外多得
了。

小可可能已经看出来我眼裏的不快,趁着誌强回房间的时候,扑在我身上,
小声说「哥,不妳生气了?别生气嘛,等他走了,妹妹让妳操个够。」

「去。。。去。。。去。。。。我才没生气呢」,说着我用手在她肥胖翘的
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说:妳看妳今天的骚样,是不是下面已经湿了。

不来啦,妳就会取笑人家。妹妹娇嗔地说。

晚餐上,誌强举起酒杯,对我说:「大哥,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真得谢谢
妳替我照料小可和孩子。」

我看到小可的俏脸微微一红,我心裏说:「是啊,我不但把妳的家照料得很
好,就连妳老婆的身体我也都照料得很好。」但我嘴上却说:「都是一家人,客
气什麽。对了,妳回来得正好,这几天我正要回去找几本过去的杂誌,顺便收拾
一下家裏,等妳走了,我再搬过来。」

誌强说:「大哥,妳就别走了,我这次回来衹能在家呆叁天,因为现在叁峡
那儿的任务太重了,再说我一回来就让妳搬来搬去的,也真是不好意思。」

小可也在旁边说:「是啊,哥,妳就在这儿住吧。」

我笑着说道:在这儿住,妳们俩小夫妻分开了这麽长时间,还不有些俏俏话
要说,我可不想当别人的电灯,再说了,我还真得回去看看。

吃过晚饭,我回屋裏拿笔记本计算机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誌强的手在小可
的屁股揉捏着。于是我快速地离开了。

叁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叁天我也没闲着,自从和小可发生关係後,我
和小梅做爱的间隔就明显地长了起来,对此小梅不住地对我抱怨,这几天,小梅
的老公正好出差,小梅就几乎住在了我这裏,当然少不了我要好好享用小梅的前
後二个肉洞。

转眼叁天就过了,我把誌强送上火车後,返回了小可的家裏。【完】